第1650章 堂堂斗神之后

    大帝苏醒,与之共鸣,赐他传承?

    诸神见证,天命所归???

    这简直……虽说人皇为证道,然而,身为顶尖势力之人,人皇在他们眼里并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存在,破境入人皇,诸神见证?

    天命?什么天命?

    九界顶尖人物,不知见过多少大能存在以及妖孽人物,他们本身便也是,从未见过有一人如此自我吹嘘,简直恬不知耻。

    他若是天命之子,那简青竹、神昊、南洛神等人又算什么?

    为何只有他一人见到了诸神。

    没有人相信叶伏天的鬼话,但却依旧有些怀疑刚才叶伏天是否得到了什么。

    或者说也和诸人一样,什么都看不到,在那股压迫力下,他选择了证道入人皇,承受天威。

    “你究竟有没有得到什么?”神族方向,神沅目光盯着叶伏天冰冷问道,他之前惨败于叶伏天手中,如今,又亲眼见到叶伏天和余生皆都得到了神物,心中自然生出一些想法。

    叶伏天看向神沅,道:“没有。”

    “那为何会在刚才破境?”神沅逼问道。

    叶伏天漠然的扫了神沅一眼,那眼神便像是看白痴般。

    这问题,他没有再去回答,转身朝旁边走去。

    问他有没有得到什么,他已经回应过了,没有人信,但是,又继续问,他说了相反的回答,还是不信。

    那么,还要回答什么?

    无论如何回答,都没有任何意义。

    “信前者还是后者,随意。”叶伏天淡淡的开口,不是回答神沅,而是对诸人所说。

    问,没有意义。

    回答,也没有意义。

    但凭心证,他们认为是什么,便是什么。

    神沅眯起眼睛,他是接受叶伏天什么都没有得到的,在刚才的环境下,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就连简青竹都开口询问,显然他也一样根本什么都看不到,那么他当然不会认为叶伏天比所有人都更出众一些。

    但是,叶伏天破境,又不得不让他生出一些遐想。

    又或者,他所觊觎的不是叶伏天后面所得到的,而是之前所得的神物。

    他目光看向神昊,此时,他决定不了。

    之前他就败给了叶伏天,如今叶伏天证道,神轮至少是仙品,有可能是完美级,再加上之前的离恨剑主,除非神昊出手,不然,他们对付不了叶伏天一行人。

    简青竹没有再去问什么,似乎无法清楚天宫关闭的真相了,或许是遗迹本身的缘故,他们十人拿到了神物,也许这座天宫只出十件神物也说不定。

    其他得到神物之人也没有追问什么,他们都有自己的收获,而且是契合自己修行的宝物,这已经让他们非常满意了,不虚此行,出去之后一定要好好研究神物并以之融入自己的修行之中。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气运,他们得到了自己的一份,不可能想着去掠夺其他人的,除他们自己外,还有九个人,他要全部掠夺吗?

    如若只针对一人,其他人是否会和他一样的念头,从来来掠夺他的?

    各有各的机缘,之后修行路上,再分高下,看谁能登顶三千大道界。

    有想法的人,是那些没有得到神物的,十人之外的人群,譬如神族的神沅,还有各方强者。

    不过,叶伏天和离恨剑主等人的实力有着极强的震慑力,即便有想法,怕是也抢不到,之前那一战,已经证明了许多事情。

    “如何?”离恨剑主见到叶伏天走来目光中露出一抹期待之意,以叶伏天的天赋,他要铸就大道神轮,应该是完美级的吧,不需要和他一样重塑大道。

    叶伏天一笑,离恨剑主便明白了他的意思,果然如他所猜想的一样,完美神轮。

    “剑主,出去后我们找陛下喝几杯。”叶伏天笑着开口道。

    “额……”剑主一愣,随后笑看着叶伏天道:“你这家伙,即便入皇了,陛下依旧还是陛下。”

    说着他还看了一眼过来的夏青鸢,也不知道公主和叶伏天的关系到哪一步了,当年公主看着叶伏天走上离恨天三十三重天的,这他们两人,剑主自然有所期待。

    夏青鸢也狠狠的瞪着叶伏天,找她父皇喝酒,什么意思?

    “那当然,只是找陛下喝酒,没别的意思。”叶伏天看到夏青鸢颇有杀伤力的眼神笑道。

    “嗯。”离恨剑主点头,陛下沉浸于人皇境界多年,虽然只是下位皇,但境界也应该比他们高,至少是神轮二阶巅峰,甚至有可能到了神轮三阶。

    不过,夏皇的神轮品阶应该不高,虽然没有战斗过,但离恨剑主隐隐感觉,完美级的神轮对其它神轮是有压制作用的,意味着大道更强,面对有缺神轮,他或可跨境战斗。

    当然,这需要实践过才知道,他之前虽然斩了人皇,但都是在神之遗迹才入初入人皇境界的。

    “丫丫。”叶伏天看向旁边的丫丫。

    丫丫微微抬头看向他。

    “你的礼物,有了。”叶伏天笑道。

    一路走来,出生入死,好几次不是有丫丫守护在前,他已经死了,他早已将丫丫当做亲妹妹,纵是神物,也没什么舍不得的,他拿到的那一刻想到的便是丫丫。

    “哦。”丫丫平静的应道,叶伏天眨了眨眼睛,就这反应?

    一点成就感都没有啊。

    “走,抓紧时间看看还能不能再遗迹内修行。”叶伏天开口说道,这遗迹有些特殊之处,和外界不一样。

    说着,他直接迈步而行,朝着一处方向走去,是神树所在的方位。

    其余之人见叶伏天离开,也没有人去追。

    “我们也去看看。”有人开口说道,既然天宫已经关闭,还有时间,看看在其它地方是否还有机缘,不必在这浪费时间。

    斗曌则是跟着叶伏天一起,他神秘的走到叶伏天身边道:“天宫关闭,究竟和你有没有关系?”

    “说过了,大帝苏醒,赐我传承,诸神见证,天命所归。”叶伏天回应道。

    斗曌嘴角抽搐,道:“这里没别人,能说真话?”

    “真话你又不信。”叶伏天懒得理他,他从来不撒谎……

    斗曌看到他的表情便知道又被无视了,这家伙,总给人看不透的感觉。

    “你究竟是什么人?来自哪里?”斗曌嘀咕一声,这家伙真来自天河界天河道场?

    怎么那么不信呢。

    天赋高的实在有些离奇。

    叶伏天带着丫丫来到了之前归藏修行的柳树下,这棵老柳树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但归藏在此悟道成佛,必然是个修行的好地方。

    “丫丫,你坐在树下。”叶伏天对着丫丫道。

    丫丫很安静的坐在了柳树下,抬头看着身前的叶伏天。

    只见叶伏天坐在丫丫的对面,道:“我得到神物之时便直接炼入神念之中,需要我来配合才能让你掌控它。”

    丫丫点头,随后便见叶伏天眉心之处一缕无比绚丽的剑意随同他的神念直接钻入丫丫的脑海之中。

    “我助你炼化它。”一道声音在丫丫脑海中响起,顿时两人眉心似被一道无比璀璨的剑光相连,柳树摇曳,发出沙沙的声响,天地间陡然间诞生一股无形的剑意,朝着丫丫的身体流动而去。

    斗曌嘴角抽搐,那可是天宫中出土的神物,可能是蕴藏大帝之意的神物,就这么送人了?

    他怎么没早点认识叶伏天……

    现在,应该还来得及吗?

    剑城送了机缘给离恨剑主,造就了离恨剑主的完美神轮;雕像传承让给了余生;如今,天宫神物赐予丫丫;似乎他还为身边的夏青鸢送了一场机缘。

    想到此……

    斗曌心中有了决定,以后叶伏天就是他兄弟了,赶不走的那种,他堂堂斗神之后,认了这兄弟……以后有福同享。

    一段时间之后,叶伏天睁开眼眸,只见丫丫通体璀璨,无数剑意降临而至,宛若剑道蚕茧般将她包裹在里面。

    柳树摇曳着,发出沙沙的声响,树叶无风自动,渐渐的,叶伏天等人从柳树上感知到了一股神秘的气息。

    这摇曳着的柳树似刮来了无穷道意,使得浩瀚天地刮起了一股大道风暴,疯狂的朝着丫丫的身体而去。

    “这什么树?”斗曌目瞪口呆,那柳树的无数枝叶垂落而下,将丫丫的身体都包裹,无穷大道降临而下,似和丫丫的身体产生了某种共鸣。

    叶伏天隐约看到了一道虚幻的身影,赫然正是那道帝影,虚无缥缈。

    “大帝曾经在此修行过?”斗曌看向旁边的叶伏天问道。

    “嗯。”叶伏天点头。

    希望丫丫也能有剑主的机缘吧。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丫丫已经被柳树包裹于其中,还有无穷道意。

    与此同时,这片遗迹中突然间出现离开无数道光,只见遗迹各处方向,突然间出现了一扇扇空间之门,仿佛是有一件空间系的神物将神之遗迹和外界连接在一起。

    大概只有东凰大帝有这样的手笔吧。

    看到这些空间之门诸人明白,出去的时间,到了。

    神之遗迹中,无数人抬头,有些意犹未尽,还想要寻找机缘,但终究还是迈步走出,踏过了空间之门,身影消失不见。

    一道道身影走出,最先走出的人都是那些最为失望的人。

    “该出去了。”叶伏天喃喃低语,他看了前方的丫丫一眼,若是能够再给一些修行时间便好,也许丫丫有机会在遗迹中证道,但现在看来,是来不及了。

    剑意涌动,剑道蚕茧之中,丫丫身影破茧而出,浑身剑意凌厉,看向叶伏天。

    看到丫丫的眼神,叶伏天知道虽然没有证道,但应该也不会太远了。

    “出去吧。”叶伏天开口说了声,顿时一道道身影迈步往上而行。

    斗曌往上走了而行,走到半空中突然间低头看了一眼下方,随后只见他转身来到那柳树前,双手合抱巨大无比的柳树,只能抱住一小部分,猛然间用力。

    “轰隆隆……”剧烈的声响传出,柳树摇曳着,似乎感受到了危险。

    不过斗曌可丝毫没有同情心,身上神光璀璨,催动斗神意志,将柳树直接从地面拔了起来。

    在上空中叶伏天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斗曌将柳树连根拔起,随后抱着一棵巨大的柳树朝着虚空而行。

    “佩服、佩服……”叶伏天一脸崇拜的看着斗曌,不愧是堂堂斗神之后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