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是的,我还没死心!

    陨落星眸。

    以柳莺为首的,另一波海底试炼者,如今焦头烂额。

    驾驭着陨落星眸的柳莺,在海下四处游荡。可是,能感知到的活物,已越来越少。

    不止是下海的各宗试炼者,就连鱼儿,几乎都找不到了。

    星烬海域的海下世界,一片死寂。

    那些乘坐陨落星眸的,云水宗,古荒宗,血神教和秽灵宗的试炼者,皆面容灰暗,早就没了原先的劲头。

    柳莺试过了,她动用陨落星眸的力量,也未能破开那光幕,无法冲出海面。

    被困海底的他们,因时间慢慢变长了,渐渐认清了一个事实。

    ——海面上魔宫、妖殿的镇守者,救不了他们。

    ——只能自求多福!

    初始时,严禄还寄希望在虞渊身上,三番两次的要柳莺寻找。

    为此,还惹来很多人的不快。

    随着陨落星眸的飞逝,柳莺的寻找,一幕幕死者的尸身显露,连向来对虞渊充满信心的严禄,都没底气了。

    他都觉得,没陨落星眸,境界只是黄庭的虞渊,也可能遭难了。

    “柳莺!”

    魔宫的费羿,突然找上来,看着那神情疲惫的星月宗少女,说道:“我知道你为大家,已经做了很多很多。不过,我认为我们不必再搜寻任何生还者了。”

    话罢,他看了云水宗、古荒宗,还有血神教和秽灵宗的人。

    那些人齐齐点头。

    “你想我如何做?”

    柳莺心神损耗巨大,以心念掌控陨落星眸,翱翔于海底,无时无刻都在消耗着精力,她眼神淡漠,道:“老实说,我也没底气了。如果你有什么好的提议,我会欣然采纳。”

    “御动陨落星眸,从星烬海域离开吧。”费羿道。

    这句话一出,很多人都精神一振。

    很明显,大家都不再对其它抱有希望,都开始只为自己的存活考虑了。

    别人,有没有幸存者,是不是同门……已经不再关心了。

    “逃么?”

    柳莺轻轻摇了摇头,雪白的脖颈,泛着玉石般的光泽,“笼罩这片海域的深蓝光幕,不止是在海面,也在四周。我早就感觉到了……”

    “我知道,这方海域的边沿,也存在同样的光幕。”费羿点头,“但我感觉,边沿之地的光幕,环绕着的深蓝能量,似乎要稍稍薄弱一点,或许?”

    “如果一开始,没有四处游荡,没有到处搜寻幸存者,我能将陨落星眸的力量,发挥出八九成。”幽幽一叹后,柳莺再次开口,“可现在,陨落星眸的威力,我全力施为,也只能发挥出五成。”

    “五成?”费羿愕然。

    “嗯。”柳莺点头,“陨落星眸五成的力量,我没有把握破开那深蓝的能量光幕。而且,我一击之后,不论能不能成功,我都会因此受创。这陨落星眸,也没有太多可能,可以将大家平安带离。”

    停顿了一下,她又道:“现实,就是这样了。”

    众人,因她这番话忽然沉默。

    原来,在不知不觉间,她已经为大家做了很多。

    掌控着陨落星眸,避过强大的生机,还尽量搜寻生还者,令她精力心血,损耗很大。

    陨落星眸能吸纳星空内,漫天繁星的星力,可如今此器物在海底。

    海底下的陨落星眸,无法持续吸纳星能,一旦消耗掉,就不能得到补充。

    这也是,为何一开始,在情况不明,危机不可怕时,她没有动用陨落星眸的原因了。

    “如果能找到虞渊,应该就有希望,破开星烬海域边沿之地,那深蓝色的光幕!”

    此话,不是严禄说的,而是柳莺本人!

    在众人惊诧不解目光下,她再次开口:“我没有驾驭着陨落星眸,带你们去边沿之地做尝试,是因为现在的我没有一点把握。之所以还在这里游荡,其实,依然是不死心!因为我知道,他虞渊有这样的力量!”

    “连我,都快死心了,你竟然!”严禄一声惊喝。

    同样出自银月帝国的苏妍,于此刻,娇躯一震。

    柳莺重重点头,“是的,我还没死心!”

    她曾在芜没遗地,借陨落星眸看到虞渊的一举一动,看到虞渊将那把插在白金骷髅头骨的剑鞘,纳入囊中。

    剑鞘内,所含的恐怖剑芒,陨落星眸是能感知一二的。

    虞渊当初,以手指点向暗域修罗的眼瞳,爆发出来的撕裂天地的剑意,她也见证过。

    正是如此,她才相信虞渊有这个能力!

    “真想见识见识这个家伙。”

    古荒宗那个身形矮壮,头发扎着一条条小辫的青年,瓮声瓮气地来了这么一句。

    血神教,秽灵宗的水月宗的那些残存者,因严禄,因柳莺,对名不经传的虞渊,都突然升起了强烈的好奇心。

    此人,究竟有什么魅力,或者说是魔力?

    为何严禄,柳莺,还有苏妍这些认识他的人,都那么坚定的认为,如果他还活着,如果他在身边,就能带领大家走出困局,给大家帮助?

    凭什么啊?

    又是好奇,又是怀疑的那些人,心情很复杂。

    “咦!”

    柳莺精神奋力一震,集中起来,望着眼前的澄净石台,突然道:“玄天宗,陆白蝉的玄霞宝珠!他们离我们很接近!”

    “玄霞宝珠?”费羿微微惊奇,“不管大家是什么阵营,只要是一同下海的试炼者,都应该暂时摒弃前嫌。”

    “不用你说,我心里有数。”柳莺噘嘴。

    陨落星眸骤然加速,向着“玄霞宝珠”接近。

    须臾后,陨落星眸和玄霞宝珠,就在星烬海域相遇。

    “陨落星眸,柳莺!”

    “太好了!陨落星眸的威力,应该能破开边沿之地,那什么深蓝幽幕!”

    玄天宗和元阳宗的人,一见是苦寻良久的陨落星眸,都激动起来,连连在玄霞宝珠内招手,表情雀跃。

    依虞渊所说,陨落星眸在柳莺之手,有极大可能,可洞穿边沿的封禁,带他们冲出。

    他们因此而欣悦高兴。

    反观,陨落星眸上的柳莺,严禄,凑近之后,看到陆白蝉掌控的“玄霞宝珠”当中,并没有虞渊时,则满心失落。

    “虞渊不在,哎,没虞渊在啊。”严禄大失所望地摇头叹息。

    柳莺也道:“如果虞渊在,该有多好啊。”

    “白蝉,他们在说什么?你是玄霞宝珠的驾驭者,你应该能聆听到,他们的声音吧?”玄天宗的那位年长修行者,见陨落星眸上方,柳莺、严禄很遗憾,很失望的交谈者,不明所以地问。

    然后,他发现陆白蝉的脸色,说不出的怪异,“白蝉?”他轻喝。

    “噢!”

    陆白蝉霍然惊醒,听他再次重述一遍,才以五味杂陈地语气,说道:“他们在遗憾,感到失望。”

    “遗憾什么?又失望什么?见到我们,不应该高兴吗?”唐灿哼道。

    陆白蝉喟然一叹,“遗憾我们的宝珠内,没有虞渊。虞渊不在我们的队伍中,令他们感到失望。”

    “啊!”玄天宗的所有人,都表情怪异地,失声惊叫。

    “那虞渊,怎会有如此魔力?”年长的玄天宗师兄,眼巴巴地,看着柳莺等人接近,连连摇头,不敢相信。

    唐灿脸色铁青,“又是虞渊!”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