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舍弃

    虞渊这个名字,俨然成了他的梦魇,不断折磨侵蚀他。

    当天邪宗、赤魔宗和剑宗等人,相继选择和虞渊一道儿,从“玄霞宝珠”离去之后,宝珠内的气氛就变了。

    先是玄天宗那位年长师兄,提议要陆白蝉远离妖族的那头金色蛮牛。

    陆白蝉照办,就意味着她在内心深处,也认可了虞渊的说法和判断。

    ——妖族气血滂湃,会率先成为天外异物的攻击目标。

    她和玄天宗的认可,岂不是在否定自己?

    自己找虞渊问责,从而发生冲突,导致虞渊一人一怪鱼飘然而去,难道都变成了自己的问题?

    再往后,唐灿逐渐发现玄天宗的那些人,一个个变得沉默起来。

    时而看向自己,看向元阳宗的眼神,也隐含责怪的意味。

    这已经令唐灿大为不爽了,好不容易碰到柳莺驾驭着陨落星眸而来,没料到那些乘坐着陨落星眸的人,竟然还在讨论虞渊。

    而且分明是期待着,想要在“玄霞宝珠”碰到虞渊,而不是他们中的任何人。

    “玄天宗的‘玄霞宝珠’由陆白蝉驾驭,陆白蝉的境界和修为,比我都高出一截。”

    陨落星眸上方,柳莺在失落之后,稍稍振奋起来,放话道:“你们,要不要离开陨落星眸,去那玄霞宝珠?”

    她主要是看向云水宗和古荒宗的残存者。

    陨落星眸上方,乘坐者越多,对她的消耗越大。

    若想轻装上阵,让一部分人离开,会是一条好的出路。

    云水宗和古荒宗都是天源大陆,七大下宗的宗派,亲近玄天宗和元阳宗很正常,反正“玄霞宝珠”也能载人……

    “不去!”

    古荒宗那位矮壮的,头扎小辫子的青年,名叫杜璜,他哼了一声,撇嘴说道:“唐灿那家伙,不太容易相处。还有就是,玄霞宝珠远远不及陨落星眸!速度又慢,又没什么攻伐之力,我们不去!”

    云水宗那边,一个颇有点姿色的女子,叫罗依依,也轻笑着摇头,“柳妹妹,我们赖上你了,你休想撇开我们。”

    血神教和秽灵宗的人,就更加没有接话了。

    “既然这样……”

    柳莺拉长声音,无奈地轻叹了一下,说道:“那就不要凑一块儿了,大家自求多福吧。”

    话音一落,陨落星眸骤然转向!

    所有在陨落星眸上的试炼者,一脸莞尔,都感到非常意外。

    海底的幸存者,不应该同仇敌忾,不应该聚涌在一起吗?

    柳莺为何在遇到玄天宗、元阳宗的试炼者后,一发现对方队伍中,没有虞渊在列,竟毫不迟疑地选择分道扬镳?

    “我无力带上更多人,他们正巧有玄霞宝珠。”柳莺迟疑了一下,给出自己的解释,“另外,元阳宗的唐灿,还有那个叫蔺竹筠的女人,我并不喜欢。”

    此话一出,苏妍,严禄,还有施思、胡天扬等恍然大悟。

    一同乘坐和“银虹魔梭”和虞渊来星烬海域的他们,在虞渊接受她的邀请,落向星月宗岛屿时,他们也大体知道了虞渊,和蔺竹筠,还有唐灿间的复杂关系。

    柳莺在这时,表明自己的态度,说不喜欢唐灿和蔺竹筠,就是站在虞渊那边。

    入海时,她挽着虞渊胳膊,他们两人什么关系?

    此刻,苏妍看向柳莺的眼神,都有些幽怨奇怪。

    “啊!”

    玄天宗那位年长的修行者,一看陨落星眸离去,轰然变色,急忙喝道:“师妹!她,她柳莺怎么回事?”

    陨落星眸乃破开“深蓝幽幕”的利器,也是他们的希望!

    可现在,驾驭着陨落星眸的柳莺,发现他们当中没有虞渊时,稍稍停滞了一小会儿,居然就这么飞走了?

    看着陨落星眸,如一道星流远去,玄天宗的人急的大呼小叫。

    唐灿和寒阴宗的人,脸色愈发难看了。

    “我……”

    陆白蝉张口欲言,可最终,并没有发出声音。

    柳莺的话语,她是聆听到了,知道柳莺不喜唐灿,蔺竹筠,分明是和虞渊一道儿的。

    虞渊的离去,唐灿是主因,可自己……难道没有责任?

    既然,人也是因为自己而走,那又有什么脸面去求柳莺?

    “如果那虞渊还在宝珠内,该有多好啊。”

    玄天宗那边,一位少女,怯怯地说。

    这话,也说出了玄天宗其他人,包括陆白蝉的心声。

    唐灿,和蔺竹筠那边,一个个阴沉着脸,沉默不语。

    ……

    晶璃瓶内。

    天邪宗的祁南斗,提议不理柳莺等人,他自信手中之物,能抵得上天级七品器物威力,希望能干脆利落点,直接冲出“深蓝幽幕”的禁锢。

    虞渊只回应:“再等等。”

    祁南斗也不勉强,欣然应允后,便专心御使着晶璃瓶。赤魔宗的侯天照,突然对“溟沌鲲”有了浓郁兴趣,凑在虞渊身旁,问个没玩没了。

    感知不出强大的气血动静,偏偏能漂浮于空,这让侯天照极为好奇,好奇那怪鱼是什么类型的妖族。

    可看了大半天,侯天照也没看出一个所以然来。

    “好消息!”祁南斗骤然兴奋起来,“陨落星眸!我发现陨落星眸的方位了!”

    晶璃瓶以最快的速度,白银虹电般,在海底飞翔。

    剑宗的孔半壁,也因他这句话,眼睛微微一亮。

    他身侧,所有的剑宗试炼者,在这一刻同样开始激动了起来。

    虞渊咧嘴一笑,点了点头,说道:“有陨落星眸,应该就更加保险了!只要我们注意一点,冲击深蓝幽幕之前,没有被那蓝魔之泪给盯上,应该就能活命了。”

    “蓝魔之泪?”侯天照愕然,“就是那天外异物的名称?不对吧,你说的蓝魔之泪,像是一样东西啊!”

    “蓝魔之泪!”

    剑宗的孔半壁,从端坐的姿态,霍然坐起来!

    咻!

    他瞬间挪移到虞渊身前,惊的侯天照都猛地变色,做出防备姿态,对他吆喝道:“孔半壁!你要干吗?”

    “你说的那东西,是蓝魔之泪?”孔半壁没理睬他,而是一瞬不移地,死死瞪着虞渊,“你没弄错吗?蓝魔之泪在星烬海域的海岛?四处造下杀孽,让很多人惨死的,是蓝魔之泪?”

    “孔师兄!你怎么了?”

    “蓝魔之泪,是什么鬼东西?”

    他剑宗的那些师弟师妹,从未看到他如此震惊,也被他的反应吓到了。

    可孔半壁,对所有人的呼喊,都充耳不闻。

    他只是盯着虞渊,要虞渊给出一个准确答案。

    “你知道蓝魔之泪?”虞渊奇道。

    “我在剑宗的古卷阁,曾看过一位先辈的手札笔记,提过蓝魔之泪,乃天外的蓝魔族,残存的血灵祭坛!”孔半壁喝道。

    “既然你知道,那我也不用多解释了。”虞渊点了点头,道:“正是蓝魔之泪。”

    “魔宫和妖殿,怎么敢!”孔半壁怒吼。

    “陨落星眸!”

    也在此刻,祁南斗一声高喝,分散了众人注意力!

    “虞渊!”

    “虞渊还活着!他在那琉璃瓶内!”

    “终于找到了!”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