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3 惊人的操作量级

    武宫正田一面死死地盯着汤面,一面在提前准备好的小本本上记录着。

    “烧干锅、锅中起烟的同时加入牛油,放入牛骨煸炒,骨头呈现为金黄色的比例越大则越佳。

    煸炒后的骨头与配料入锅,倒入甘泉,火力全开,隔盖猜热,起盖后刚好是第一个蟹眼状气泡产生......

    三秒钟后,汤面出现大量虾眼气泡,周师压制火力,改温炖,于是虾眼气泡消失,直至剩下唯一一个蟹眼气泡,再次全开火力,直到锅面再次出现大量的虾眼气泡。

    要领:火候掌握需要非常精细。”

    他此刻就像是一个用功的学生一样,仔仔细细记录下周栋的每一个步骤,不过越是记录心里就越是吃惊,周师这样的火候控制是怎么做到的,这需要经过多久的练习才行啊?

    旁观的厨师们此刻也是有着同样的疑问。

    这实在是太惊人了。

    要知道,巴铁现在还没有全面禁止炭火使用,所以周栋用的是炭炉,可不是相对更容易控制的气炉,完全是凭借对入风量和风门的掌握来控制火力。

    而且这锅汤在他的手中一直在沸腾和微沸之间从容切换,掌控之精细就仿佛是一名机器人在操作一般,不同程度火力的切换甚至精确到了秒!

    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周栋竟然没有一次失手,汤色也在他这种完美的控制下,渐渐呈现出一种淡淡的金黄色,看来十分令人惊艳。

    “细纱、瓷盆!”

    周栋看了眼汤色,将风门关闭。

    华夏厨师组的厨工们已经足足洗了十几遍的手,按照周栋的要求,不能用酒精,也不能用任何肥皂或者香皂,就是在细嘴水龙喷出的水下不停冲洗,估计再来几遍非得洗秃噜皮不成。

    一个被洗过无数次的白色大瓷盘上面,按照周栋的要求隔了三层细纱,牛骨汤过滤后沉静在瓷盘内,看上去简直比清水还要清冽几分,与什么‘牛肉浓汤’看起来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

    取下三层纱布,周栋仔细看了看汤色,微微点头,浅黄色的汤色说明是饱吸了牛油和牛髓精华,这第一步已经算是完成了。

    此时武宫正田从岛国紧急调配来的雪花肥牛也刚好送到,周栋略略看了下,约莫有三斤左右的样子,正是自己需要的份量,老武宫还是非常细心的。

    去了头皮二皮的嫩洋葱、细水芹只用中间半尺最嫩最水灵的部分、红萝卜取中段,去外皮取芯、这些食材不是分别斩切,明明形状不同、吃刀的力度也不一样,却同时被周栋放在了砧板上,与雪花肥牛同时开切!

    说是切,却更像是在剁饺子馅,而是荤素各种食材不论长圆软硬统统放在一起开剁。

    “朵朵朵......”

    幽蓝色的刀光在砧板上飞舞,砧板上的各种食材渐渐变得细碎成渣,当真是做到了肉中有葱、葱内有芹、芹中还带着红萝卜的味道......

    旁观的厨师们都已经麻木了,只是在一旁呆呆地看着,没有人出声赞美、也没有人发出感叹,反正再牛掰的事情发生在周主厨身上都是自然的,谁再大惊小怪谁就是个傻子!

    雪花肥牛和各种食材被‘剁’在了一起后,放入专门用来搅拌的白瓷盆,二十个鸡蛋只取蛋清打成液状,加入其中,周栋又取来两个番茄,迅速去皮后在瓷盘上方轻轻捏爆,让番茄汁流进盆中后,才开始均匀搅拌,最后成形的是一盆怎么看都像是什锦饺子馅的玩意儿。

    如果不是周栋提前说过了这道菜叫做‘牛肉浓汤’,而且是菜不是汤!恐怕在场的厨师这会儿就要开始和面擀饺子皮了......

    在众人的注视下,周栋将之前过滤好的牛骨汤倒入一个较大的砂锅中,开火,升温至接近半沸,才将切好的‘饺子馅’一点点倒入汤内。

    因为他将这些食材切的得细如毫粒,同时也因为牛骨汤本身密度就超过一般的汤水,再加上此刻牛骨汤已经渐渐升温,所以‘饺子馅’入锅后并不会沉入锅底,而是轻轻飘浮在汤面上。

    周栋低下头,轻轻嗅了口升起的汤气,开始微调风门,此刻先前煮牛肉汤的风机已经撤去,显然这二次回锅煮汤是不必用大火的了。

    “周主厨这是以融合了牛油和牛髓的骨汤打底,再以雪花和牛斩出的肉酱二次为骨汤提味增稠?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二次熬制的火候控制就要求的更加精微了啊......”

    所谓一通百通,号称龙风雕刀的黄思夏最擅长这类精细操作,虽然熬汤未必是行家,却也是第一个看出其中奥妙,

    他在做出这番评价后还没忘记看了武宫正田一眼,本以为这位岛国神厨会响应自己,却没想到老武宫正拿着个本子记录不停,仿佛没听到他的话一样。

    再看看仓芸、宋京和苏碧这几位大厨,也是一个个看得聚精会神,没有一个称赞他目光如炬的,

    黄思夏多少有些失落,心里暗暗嘀咕:“一个个的都想着要偷师啊?也不想想能偷到不能偷到,不说人家周老弟刚才展现的刀功,就前面那炒牛骨、熬骨汤的手艺,没有长期练习想都别想。

    也真是奇怪了,周老弟仿佛做任何菜都是手到拈来一般,无论多难、多复杂的菜,到了人家手上就跟玩笑一样,难道真的是天赋盖压群伦,让我们这些人都无法理解?”

    心中暗暗叹息,照这么下去,勤行兵器谱的排名怕是很快又要变一变了。

    浮在汤面上的厚厚‘饺子馅’忽然有了一阵轻微的起伏,周栋神色一动,知道这是下面的汤体就要沸腾,这个时候可万万不能放任其沸腾起来,否则最后的成汤就会变得浑浊,就算用细纱布也无法滤清了。

    忙拿了根筷子,在覆盖汤面的‘饺子馅’中心位置戳出一个洞,筷子再沿着这个洞壁顺时针一转,将其破开的更大一些,顿时有一股热气喷薄而出,‘饺子馅’也变得安静下来。

    周栋微微点头,开始精心调较火力,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不停控制风门、炭火,让这锅肉汤始终保持一个似沸非沸的状态,其中手法之细,操作量级之大,也只有他这个在系统中练习了‘多年’的当事人才能清楚。

    “这锅汤的颜色,真是太好看了......”

    一直挤在最前面的仓芸忽然惊叫一声,似乎还忍不住舔了下嘴唇。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