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落第书生

    秋夜微凉。

    一弯残月高挂。

    崔少卿站在窗前,忍不住一声长叹。

    虽然他想不明白自己作为二十一世纪一名成功的商人,不过多喝了几杯酒,怎么就突然穿越到了大唐贞观元年。

    但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三天了,他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以及他现如今占据的这具身体。

    据他所继承的记忆,这个人也叫崔少卿,来自翼州,是个来长安城赶考的书生。

    去年秋时,突厥颉利可汗得知大唐政权变更,于是趁机带领大军南下,陈兵渭水河畔,直逼长安。

    大唐刚登基的天子李世民设疑兵之计,震慑住了颉利可汗,不过却还是签订了耻辱的渭水之盟。

    李世民知耻后勇,心知只有选拔人才,强盛大唐,才能够一雪前耻。

    所以今年年初,大唐贞观元年春,大唐开科举,广纳人才。

    崔少卿自幼读书,对于家国也有抱负,想要一展所学,报效朝廷。

    只是他有点时运不济,并未考中,成为了一个落第书生。

    落第之后,他并不甘心,在长安城辗转了有半年之久,直到囊中羞涩,这才不得不起了回家的念头。

    可要回翼州,凭他所剩的那点钱财肯定是不行的,途径万年县的时候,他想起这里有一个他父亲的老朋友秦俞,几番犹豫之后,他决定向秦俞借一些盘缠回家。

    秦家是做生意的,在万年县也算是大户,借点路费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只不过崔少卿来到这里之后,虽是被人好吃好喝的招待着,但一连几天都不曾见到秦俞。

    前几天他独自一个人喝闷酒,直接喝醉了去,这才被自己给占据了身体。

    崔少卿回忆着这些记忆,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自己现在,算是寄人篱下吧?

    这滋味可不好受。

    也许,以前的那个崔少卿非得借到钱财才能离开,不过他嘛,前世作为一名成功的商人,赚钱的本事还是很多的,不借钱,也照样能够赚第一桶金。

    所以,他在接受了自己的这个身份后,决定明天就告辞。

    天大地大,何处容不得他呢?

    更何况这是贞观元年,是一个时代的开始,也应该是他崔少卿的开始。

    他必将在这贞观年,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传奇。

    就在他这样自信满满的时候,一名秦府下人突然走了过来。

    “崔公子,我家老爷有请。”

    “这么晚了,秦伯父还要找我吗?”

    “是,老爷有事跟崔公子商量。”

    崔少卿哦了一声,随后跟那下人去了客厅。

    客厅这里,秦俞已经在等着了,他是个身材微胖的男子,给人的感觉倒是人畜无害,很是和蔼,看到崔少卿后,他立马就挥手道:“这么晚让贤侄来这里,实在是有些唐突了,贤侄快坐吧。”

    崔少卿行了一礼,然后在客座上坐了下来,道:“不知伯父叫小侄前来,所为何事?”

    “这几天家里有事,一直在忙,怠慢了贤侄,今天才终于得空,我与你父亲乃是多年好友,这几年却是少有联系了,不知令尊可安好?”

    崔少卿想了一下,道:“家父几年前已经去世了,如今家中只有母亲和一个十三岁的弟弟。”

    听到这个,秦俞神色微微一动,接着露出些许悲哀,道:“崔兄弟竟然故去了,真是可惜了啊,贤侄要节哀。”

    说到这里,不等崔少卿说点什么,秦俞又开口道:“贤侄啊,今天叫贤侄来,其实是有一个忙,希望贤侄能够帮一下的。”

    崔少卿浅笑,他就知道这个秦俞这么晚叫自己来,肯定是有其他目的的,不只是寒暄这么简单。

    不过,这秦家的家业很大,要钱有钱的,他能有什么事情需要自己帮忙?

    “伯父有什么需要小侄做的,尽管开口就是了。”

    听到这话,秦俞笑了笑,道:“是这样的,我有一个女儿,比你小一岁,今年十七,名叫秦柔,前几天她出去游玩,被那万年县主簿陈德的儿子陈彪给看上了,想要纳她为妾,这陈彪是万年县的纨绔,平日里不学好,家里的女人更是有十几个之多,我秦家好歹也是大户,你说我怎么能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

    崔少卿也不言语,只是微微点头。

    那秦俞见了,继续说道:“贤侄科举不中,若是就此回去,来年再考,来回路程遥远,多有不便,不如入赘我秦府如何,来年继续科举,也方便许多。”

    这个时候,秦俞才算是把自己的目的给说出来,崔少卿听了,却是苦笑,入赘这种事情,别说之前的崔少卿死活难答应,就是他也不会同意。

    入赘啊,这简直就是男人的耻辱。

    “其实,小侄本想明天就告辞的。”

    直接拒绝有点不好,所以崔少卿就说的有点委婉了。

    秦俞一听这个,就有点急了,那陈德作为万年县主簿,权力还是很大的,他们这些商人本就没有地位,那里敢得罪他们?

    自己女儿要是不嫁人,那就非得嫁给陈彪不可,可他怎么能让自己女儿嫁给陈彪?

    本以为,崔少卿一个落第书生,父亲又已经亡故,让他入赘没有任何问题,谁曾想他还不乐意。

    可这种事情,强求也不行啊。

    思来想去,秦俞突然露出了一些恳求神色,道:“贤侄啊,你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女子掉进火坑而不救啊,要不这样,你们两个人假意成亲,等熬过了这一段之后,再和离,那时贤侄你想去那里,都不会有人拦着你,作为补偿,成亲之后,我便将我秦家的一间商铺送给你,如何?”

    作为商人,秦俞很清楚如何打动人心,予以利就行了。

    崔少卿也是个商人,他很清楚秦俞给的这个好处对他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能够快速的实现自己的目标。

    “伯父这话说的,就跟小侄贪图伯父的家业似的,小侄对秦小姐的遭遇很是同情,如此,小侄又怎么能袖手旁观,伯父的这个忙,小侄帮了。”

    秦俞咋舌,似乎没料到崔少卿改变心意如此之快。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