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心悸女子

    孙家庄的里正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很快,便有人把他领到了陈谷这里,而有命案,崔少卿和陈德、韩青等人也都赶了过来。

    “里正,你说孙家庄发生了命案?”

    里正点点头,道:“县令大人,今天一早,我们庄子里的孙钱氏被人发现死在了家中,那孙钱氏身上并没有外伤,也没有中毒迹象,可他的房屋门是被人给踹开的,而且他的眼睛一直瞪着,死不瞑目,草民看到这些之后,觉得有些蹊跷,所以便来县衙报案了,希望县令大人能够去调查一下。”

    听到这些,陈谷只是思虑了片刻,而后便点了点头,接着带人向孙家庄赶去。

    孙家庄是万年县下辖的一个庄子,离县城不是很远,也就半个时辰的路程。

    赶去孙家庄的途中,陈谷让里正把案子的详情给说了一下。

    “死者的丈夫孙卫,今天一早去庄子里的赌坊赌博,他今天的手气不怎么好,很快就把钱给输了个精光,他还想继续赌,于是便让赌坊的伙计孙二去他家里取钱,那孙二到了孙卫的家后,喊了几声孙钱氏的名字,可没有得到回应,他便直接走了进去,谁知这进去之后,便看到孙钱氏的卧室房门开着,门栓被人给踹断了,而那孙钱氏倒在床上死了。”

    听到这些,陈谷神色微微一动,但并没有再多问什么,带着众人便向孙家庄赶去。

    来到孙家庄的时候,命案现场周围已经占满了不少看热闹的百姓。

    屋内,一名男子搂着死者不停的哭泣着,很显然,他就是死者的丈夫孙卫。

    孙卫看到陈谷等人之后,立马就扑倒了过来:“大人,大人一定要替我家娘子报仇啊,我家娘子有心悸病,容不得惊吓,定是有贼人破门而入,吓死了我家娘子,大人一定要替我家娘子报仇啊。”

    孙卫哭个不停,陈谷则是命仵作验尸,仵作勘验一番之后,道:“大人,死者身上并没有外伤,也没有中毒的迹象,面部带着一些惊恐神色,显然是受到了惊吓才死的,死者身体僵硬,死了有一段时间了。”

    听到仵作这话,陈谷望向孙卫问道:“你家娘子有心悸病?”

    孙卫抹了一把眼泪,道:“是的,大夫都说我家娘子受不得惊吓,那个杀千刀的破门而入,我家娘子死的冤枉啊。”

    陈谷摸了摸下巴,道:“孙二何在?”

    “草民在。”

    孙二是个瘦小的男子,长的不怎么好看,贼眉鼠眼的。

    陈谷看了他一眼,问道:“是你最想发现的死者?”

    “是的,草民来取钱,进来之后就发现死者躺在床上死了。”

    “那你来的时候,可发现附近有什么可疑的人物?”

    孙二想了想,道:“草民来的时候,碰到了孙翔,他的神色有些不安,而且走的很急,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了。”

    “那孙翔向那个方向走。”

    “他家的方向,东边。”

    陈古点点头,随后命人去传唤孙翔。

    而这个时候,崔少卿并没有跟着陈谷进内院,而是留在了外面,跟孙家庄那些看热闹的人厮混在了一起。

    这个时候,那些看热闹的人都在议论。

    “这个孙钱氏,死了也好,她这个女人啊,十分的不检点,那个孙卫嗜赌成性,她就在外面找男人,啧啧,这两个人走到一起,还真有意思。”

    “谁说不是,我可不止一次见有男人从他家离开了。”

    “唉,那孙卫整天不在家,有男人去他家做事也是方便,可惜这一次啊,出事了。”

    “…………”

    大家嘀嘀咕咕的说着,崔少卿听完,嘴角露出了一丝浅笑,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碰了他一下。

    “崔公子。”

    崔少卿一愣,扭过头后,发现竟然是黄蛮儿。

    “你怎么在这里?”

    “我本来是去找你的,去了县衙,他们说你来这里办案,我就赶了过来,崔公子真是县丞啊。”

    崔少卿笑了笑:“现在相信了吧,你要不要做我的护卫?”

    看到黄蛮儿来找自己,崔少卿便知道黄蛮儿这是甘愿做自己的护卫了,所以才有这么一问,而他这么问完,黄蛮儿连忙便答应了下来。

    “你救了我娘的性命,我娘让我保护你,那我肯定保护你。”

    崔少卿点点头:“好,那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护卫了,之前说的报酬,一分不少。”

    听到报酬一分不少,黄蛮儿顿时乐了,刚想说点什么,崔少卿却是直接进了内院,并且喊他一起来,黄蛮儿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连忙跟了进去。

    这个时候,孙翔已经被带了过来,崔少卿正是因为看到衙役吧孙翔押了来,他才进来的,根据他刚才所听到的消息,这个孙翔,怕是那孙钱氏的相好。

    进得内院,倒也没有什么人注意崔少卿。

    毕竟,大家根本就没把他当回事,他们觉得这个崔少卿来这里,纯粹就是为了凑个热闹。

    孙翔二十来岁的年纪,很年轻,长相也是英俊,文质彬彬的,只不过这个时候,他的脸色显得十分不安。

    “拜……拜见县令……”

    “你就是孙翔?”

    “是……是……”

    孙翔很紧张,连话都说不稳,陈谷眼眸微动,突然喝问道:“是不是你闯进了死者房间里面意图不轨,结果把死者给吓死了?”

    刚喊了一声,孙翔扑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不是……不是我,大人明察,草民没有杀人。”

    “没有杀人?那你怎么会出现在死者家附近?”

    “草民……草民只是去买酒。”

    陈谷呵呵一笑:“买酒?这孙家庄的酒肆只有一个,在你家东边,可这死者却在你家西边,你来西边买酒?”

    “草民……”孙翔知道,自己一时情急说错话了。

    而陈谷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趁他情急不安,突然喝道:“还想狡辩什么?那孙二都已经看到你从死者家里出来了,你若不肯从实招来,那本官也就只能大刑伺候了。”

    这一声喝,可把孙翔给吓到了。

    “草民……草民的确来了这里,可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