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床前明月光

    算盘在崔少卿看来是很好学的。

    不过对于秦泰来说,却并非那么容易。

    没有一段时间的学习,他是无法熟练应用的。

    而就在秦泰苦练着算盘的时候,中秋节越来越近了。

    八月十四这天傍晚,崔少卿回到了秦府。

    “明天晚上的宴席,我可以带家眷前往,夫人跟我去吗?”

    庭院内,落了一地的黄叶,黄叶未扫,秋风微凉,眼前的一切,让秋景看起来是那样的羡煞人。

    崔少卿看到秦柔坐在庭院里看书,便随口问了一句。

    秦柔却是头都没有抬,只是淡淡说道:“县令大人有派人给我们秦家送来请帖,明天我跟爹爹一起去。”

    崔少卿哦了一声,然后便进了自己的房屋,秦柔这里,仍旧在看书。

    时间慢慢,不知不觉间,夜晚来临,明月东升,整个庭院被一片月光笼罩,看起来是那般的朦胧。

    今夜的月色很美,肯定是不输明晚的。

    想到明天晚上又应酬,可能无法赏月,秦柔便在庭院里多待了一阵。

    而就在他这样待着的时候,突然一阵秋风吹来,把崔少卿的的窗户给吹开了。

    但是里面并没有什么反应,秦柔走的近了些,才听到里面传来阵阵鼾声。

    崔少卿睡着了,秦柔撇了撇嘴,翻了个白眼,接着便也准备回屋休息。

    可走了一步,想到窗户没关,夜里可能会有凉风吹进屋。

    虽然他对崔少卿没什么好感,而且很讨厌崔少卿那一副贪财的嘴脸,但她在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准备把窗户给他关上。

    秦柔来到窗前,准备关窗的时候,发现窗户内的台子上,放着一张纸,上面写着一些字,秦柔突然有点好奇,想知道崔少卿写的什么。

    他伸手将那纸拿了来。

    看过之后,神色微微一动,接着便忍不住轻声吟道:

    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

    低头思故乡。

    秦柔虽出身商户之家,但却是读过不少书的,这首诗她从来不曾见过。

    而这首诗虽然极其的简单,可是却把思乡之情给写的淋漓尽致啊,读来令人倍感身受。

    秦柔有些惊讶,她本来以为,崔少卿是个落第书生,这才情肯定是一般的,可能够写出这么一首诗,那他的才情绝对不能算是一般吧。

    “也许,他只是怀才不遇。”

    秦柔心里想着,但接着就呸了一声,她是讨厌崔少卿的,怎么开始同情他了?

    冷哼了一声后,他便把那张纸放了回去,关上窗户之后,便回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

    --------------------

    八月十五。

    中秋节是大唐很重要的一个节日。

    这天晚上,家家户户都是要赏月的,而且是全家人一起赏月。

    所以,中秋节也是家人团聚的日子。

    一大早,万年县的很多百姓便开始为今天晚上的赏月做起了准备。

    而所谓的准备,其实也简单,就是买一些果品之类的,晚上边品尝边赏月。

    顾白是万年县有名的才子,更是今年的新科进士,被朝廷安排在了长安做事。

    今天中秋节,他特地回万年县过节。

    而因为他的才情和身份,他得到了陈谷的邀请。

    也许,在陈谷看来,这个顾白是一个很有前途的人吧,毕竟新科进士能留在长安城任职的,可是少数。

    这天一早,顾白刚起床,家里就来了一个客人,顾白的老朋友许言。

    两个人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许言也有一些才情,只不过接连几次没有考上科举,他便放弃了靠科举这条路,转而做起了生意。

    他读过书,脑子灵活,这生意做的也还不错,现如今在整个万年县,那也算得上是响当当的人物了。

    看到许言,顾白倒是没有摆什么架子。

    “这一大早的,老许你怎么来了?”

    “自然是想你了呗,走,喝酒去。”

    “晚上还有宴席,现在喝酒不妥,不如在我府上喝茶聊天吧。”

    许言撇了撇嘴,但还是应了下来。

    两个人是发小,坐在一起聊天,话题很多,顾白说自己在长安城的一些见闻,许言就说自己做生意的时候遇到的事情,说一些万年县的事情。

    说着,说着,许言就说到了崔少卿身上。

    “顾老弟你在长安城,对于我们这万年县的事情,可能不怎么了解,前段时间,我们万年县可是发生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一个叫崔少卿的落第书生,竟然因为献出了一个什么炼制细盐的秘方,然后就被圣上给了一个赐进士的出身,不仅如此,圣上还让他在我们万年县当县丞,啧啧,这崔少卿可谓是一步登天了啊。”

    “哦,竟然还有这等事情?”

    “可不是,这崔少卿本事没有,靠着奇淫巧术成了我大唐官员,这可真是丢尽了我大唐读书人的脸面啊,我现在都羞与他为伍。”

    顾白眼眸微凝,对于崔少卿的事情,他也很看不惯,若那崔少卿靠真本事考取了功名,然后被安排到了万年县做县丞,他还不觉得有什么。

    可这崔少卿是个落第书生啊,如今竟然被安排在了万年县做县丞,他心里怎么可能过得去?

    要知道,他虽然在京城做事,却也不过是一个九品小官,可崔少卿的县丞,可是八品官啊,比他还大一级呢。

    这简直是没天理。

    “这种人,的确是我等读书人的耻辱,今天晚上参加宴席,若有机会,我非得好好羞辱他一番不可。”

    “顾老弟说的极是,他这样的人,就应该教训一下,不然他不知道天高地厚啊。”

    两个人嘀嘀咕咕的说着,一个时辰之后,许言便离开了顾白的府上。

    而他刚离开没多久,就被陈彪给拦住了。

    “怎么样,搞定了没有?”

    “陈公子放心好了,那顾白才情一流,如今他对崔少卿已经产生了厌恶之心,今天晚上,必定刁难崔少卿,陈公子就等着看好戏吧。”

    听到这个,陈彪满意的点了点头:“好,好,若是能够成功,少不得你的好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