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千古一词

    “顾公子说的极是,我崔少卿没什么本事,写诗词不仅要靠女人,有时候还得靠我的护卫,要不我让我护卫也帮我写一首?”

    崔少卿这话听起来好像丝毫不在乎自己的名声。

    只是他这样说完之后,众人皆是一愣,紧接着就觉得崔少卿有点不像话。

    顾白说他是赘婿,的确不妥,但他也不能让自己护卫帮忙写词啊?

    而这个时候,黄蛮儿更是有点傻眼了,他都没有读过几本书,他就是个杀猪的啊,那里会写词?

    而就在众人瞠目的时候,崔少卿在黄蛮儿耳边低语了一番,他这样说完之后,才望向顾白,笑道:“让我护卫帮我写一首,如何啊?”

    顾白脸色难看,他现在已经反应过来了,崔少卿这是故意要羞辱他啊,让一个下等人写诗跟他比,这不是看轻他吗?

    不过,顾白倒也不是真的很紧张,他就不信崔少卿能写出什么好的诗词来。

    他很清楚,那个黄蛮儿会写个毛线啊,肯定是崔少卿刚才告诉黄蛮儿的。

    他觉得,这可能是崔少卿给自己找的台阶,若是诗词不好,他就说是护卫写的,他就算丢人,也不是特别丢人。

    “哼,有本事你让他写,我倒要看看你们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崔少卿点点头,然后看了一眼黄蛮儿,黄蛮儿倒是有些紧张的,但他的胆子倒是挺大,站出来后,便把崔少卿刚才告诉自己的词给吟了一遍: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黄蛮儿的记性还算不错,不过这一首词吟出来的时候,可谓是磕磕巴巴的,一首词用了好长时间,才终于吟完。

    众人本来是想取笑他的,可是当他们听到这首词的时候,却是一个个都沉默了下来。

    一首词吟完,王孝儒突然一下子站了起来:“好词,好词啊,好一句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啊,好词……”

    王孝儒多少有点情不自禁。

    他致仕之后,便被困在了万年县,自己的家乡是许久不曾去过的,家乡的亲人,也是好久没有见过了,对于家乡,亲人的思念,那是一刻都不曾消停的。

    而今天晚上,这首诗让他突然有了那么一些了悟。

    以前,他一直觉得不能与亲人相见,很是痛苦。

    可,只要人长久,家人什么的都好,就算不见面,也没什么吧?

    世上的事情,不就是如此吗?

    不如意者,十之八九。

    悲欢离合,也是常态。

    王孝儒震惊不已,他突然跑到了崔少卿跟前,端起一杯酒就递给了崔少卿。

    “好词,好词,当饮一大白啊。”

    说完,王孝儒便直接一口喝了下去,他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这首词肯定是崔少卿写的,那黄蛮儿一个杀猪的,只怕字都认不全吧?

    其实,这个时候,不仅王孝儒知道怎么回事,在场众人都知道怎么回事。

    崔少卿这是愤恨顾白说自己赘婿的身份,所以故意恶心他啊。

    顾白看到这种情况,脸色顿时就红到了脖子上,他觉得很丢人,虽然这是崔少卿写的词,可他还是觉得丢人,崔少卿啊,不过是一个赐进士出身罢了,他写出的词都把自己给碾压了,他还有什么脸面继续留下来?

    “陈县令,在下还有事,先告辞了。”

    顾白说完,急匆匆的离开了。

    陈彪看到这个,气的咬牙切齿,本来还想借顾白之手,狠狠的羞辱一下崔少卿,不曾想却是被崔少卿给羞辱了。

    他就纳闷了,崔少卿不是个赐进士出身吗,他怎么还会写诗词?

    今天晚上的宴会应该是开心快乐的,所以在顾白离开之后,这里很快就又热闹了起来,崔少卿这边,少不得多了一些人。

    秦柔坐在对面,久久有些不能平静。

    他本以为崔少卿的那首《静夜思》已经很厉害了,可是他没有料到崔少卿竟然能当场写出一首《水调歌头》来,这首词,写的好啊,堪称千古一词。

    她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崔少卿了。

    不过,想到崔少卿羞辱顾白的手段,她忍不住会心一笑。

    这个崔少卿,还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望月楼这里的宴会继续着,与此同时,长安城内,皇宫,近月楼内,李世民正与一众群臣同乐。

    虽说如今的朝廷从皇帝开始,都在节俭,不过这过节嘛,该热闹一下还是要热闹一下的。

    所以的,李世民把朝中不少有功的大臣都给叫了来。

    大家饮酒闲聊,倒也快活的很。

    李绩和程咬金、秦叔宝他们一众武将坐在了一起。

    刚开始的时候,他们这些人倒还算规矩,不过酒喝的多了一些后,就有点没正形了。

    “我说黑尉迟啊,你这吃相也太难看了,跟几百年没吃过好东西似的。”

    尉迟恭在啃一块牛肉,吃相有点不怎么好,程咬金看到之后,忍不住就说了起来。

    尉迟恭翻了个白眼,道:“你懂什么,这牛肉平时可吃不到,吃了这一次,下一次指不定什么时候能吃到呢,这可是美味。”

    程咬金撇了撇嘴,道:“要真说美味啊,还应该是糖醋排骨,哦,对了,油泼面也不错。”

    说着,程咬金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啧啧道:“好几天没有吃到这些东西了,现在竟然有点想念。”

    “什么糖醋排骨,什么油泼面?”

    听到程咬金这话,秦叔宝和尉迟恭他们都有点好奇,他们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些美食?

    “你们是不知道啊,万年县的那个崔少卿,就是献炼制精盐秘方的那个人,他做的那几道美食,可真是馋人啊,老程我吃了之后,几乎天天都想着。”

    程咬金说完,李绩在旁边也笑了笑:“卢国公说的倒是实话,那糖醋排骨和油泼面,我也想念的紧。”

    见程咬金和李绩都对那什么糖醋排骨称赞不已,秦叔宝和尉迟恭他们顿时也有点馋了。

    “要不,我们明天去尝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