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鼻血

    韩青进来的时候有些匆忙。

    “韩捕头这么着急,可是有什么事情?”

    韩青看了一眼秦柔,崔少卿道:“夫人不是外人,韩捕头有什么直接说就行了。”

    秦柔神色微微一动,眼眸之中多了一些涟漪。

    韩青点了点头,开口道:“县丞大人让我调查的事情,调查清楚了,我的人一直监视着那个赵不得,前几天,他去了一趟京城,进了翰林院学士崔仁师的府邸,我的人根据这个,几经调查,终于查出来了,那富贵楼就是崔仁师崔家的产业,赵不得只是他们雇佣的掌柜罢了。”

    崔仁师所在的家族乃是博陵崔家,是大唐五姓七宗之一,算得上是庞大的世家的。

    在这个时代,朝代不停变换,世家却是代代相传的,崔家已经传承了上千年,如今仍旧是很庞大的存在,就是朝廷对他们也得礼让三分。

    不过,韩青倒并没有因为崔仁师的身份,而对崔少卿有任何的隐瞒。

    他既然决定投靠崔少卿,那自然是要为崔少卿效命的。

    崔少卿听完这个之后,神色微微一凝:“也就是说幕后之人是崔仁师,可我好像根本不认识他,也跟他没有仇啊,他为何要针对我?”

    崔少卿姓崔,但据他的记忆所知,他跟博陵崔家一点关系没有。

    当然,他可不觉得自己的身世有什么狗血的。

    “这个我们还没有调查出来,不过应该跟崔县丞的身份有关吧,你不也姓崔嘛,你可能是博陵崔家的人。”

    韩青的想象力不错,崔少卿听完之后笑了笑:“这怎么可能,我们家跟博陵崔家可从来没有什么联系。”

    “我也就是瞎猜的,不然那崔仁师找你麻烦做什么。”

    崔少卿耸耸肩,道:“这个不重要,我们只需要知道是谁在背后捣鬼就行了。”

    韩青颔首,道:“崔县丞可要对他们动手?”

    崔少卿想了想,摇摇头,道:“博陵崔家是世家,在朝中的人脉很广,而且有身份的人很多,我现在不过是一个小小县丞,对他们动手与我不利,暂时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然嚷嚷着对博陵崔家的人动手,那未免太过狂妄自大了。”

    “哦!”

    韩青多少有一点失望,他以为崔少卿要还击的,不过崔少卿说的也很有道理,一个人在什么样的位子,处于什么样的实力阶段,自然就要做什么样的事情。

    若是跨的太大,可就要吃亏了。

    崔少卿显然比他想象中的要冷静许多。

    按理说,崔少卿才不过十几岁,应该正是年少冲动的时候吧?

    但他的冷静与睿智,有时候给人一种和他年龄不相符的感觉。

    “这次多谢韩捕头了,待会我让人送去一些美人醉,韩捕头就先替我招待着兄弟们,让他们喝个痛快。”

    要打听这个消息,需要安排的人不少,崔少卿说什么都是要表示一下的,虽然这些人投靠了自己,但若是自己不能让他们得到好处,那他们渐渐的也会离心吧?

    韩青听到这个,顿时就笑了起来:“好说,好说,兄弟们可都很喜欢喝那美人醉,能喝痛快,他们肯定很高兴。”

    美人醉价格不算很贵,不过却是限量供应,想要随便喝,还真有点奢侈,如今崔少卿让他们随便喝,那他们觉得为崔少卿办事很值得。

    至少他们得到了好处,不亏啊。

    而且,也让他们觉得跟着崔少卿办事,有前途,因为他大方,不会独吞好处。

    大家找老大,不都喜欢找这样的嘛。

    韩青兴冲冲的离开了,崔少卿神色凝着,翼州和博陵都在河北道,难不成自己跟博陵崔家,真的有关系?

    -------------------

    崔少卿按照自己的药方把熬制的药又喝了一天,次日,他便感觉浑身上下神清气爽了。

    那风寒之病,痊愈了。

    病好了之后,崔少卿在府上也待不住,这天上午便去了县衙。

    县衙最近几天倒是没有什么事情,陈德也没有找崔少卿的麻烦,因为他一直都在等,等朝廷那边的结果,如果秦柔酿的酒有问题,那崔少卿肯定是跑不了的。

    所以,他现在不需要找什么麻烦。

    当然,还有一点就是,秦柔认了秦叔宝为义父,他陈德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主簿,那里敢跟秦叔宝这样的人作对啊?

    所以,陈德心里,也是不敢找崔少卿他们的麻烦了。

    如今的崔少卿,可是攀上高枝了啊。

    县衙无事,中午的时候,崔少卿便邀请韩青和几个衙役以及黄蛮儿他们去秦记客栈喝酒。

    一听去秦记客栈,一众人顿时就兴奋了起来。

    虽然昨天他们喝酒喝过瘾了,但今天有酒,又有好菜,他们肯定是不能放过的。

    一众人簇拥着崔少卿来到了客栈,他们刚进去,陈福便连忙给他们腾了一张桌子出来,而且饭菜也上的很快,至于那酒,自然是管够的。

    而就在他们这样喝酒的时候,旁边桌子上,王仁也在喝酒,他看到崔少卿之后,有点意外。

    前天秦家的丫鬟还去找他抓药给崔少卿看病,听起来他的病好像很严重,怎么一天过去了,崔少卿就好了。

    难道那药真的这么管用?

    王仁心里有点震惊,要是这药真的这么管用的话,那这崔少卿的医术,应该十分了得吧?

    他敢确定,任何古籍里面,都没有这个药方的记载,这肯定是崔少卿自己知道的。

    他想去找崔少卿询问一下,他很好学,遇到一些医术什么的,他就想去请教,这也是为何他父亲医术一般,而他却青出于蓝的原因。

    一是因为有些天赋,再有就是他比较勤敏好学。

    而王仁刚起身准备朝崔少卿走过去,旁边桌上,突然混乱了起来。

    “张兄,你……你这是怎么啦,怎么流了这么多鼻血,这……这怎么回事?”

    “怎么还流个不停啊,快,快去找大夫……这要一直流下去,非得失血过多不可……”

    “仰头,把血给止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