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溺白

    人在流鼻血的时候,下意识的会把头给仰起来,不让鼻血流出来。

    那流鼻血人的朋友说着就要把病人的头给抬起来。

    可他刚抬起头,那病人便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一时间,鼻血弄的满脸都是,那病人整个人的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

    他很痛苦,比刚才还要痛苦。

    “这……这可怎么办才好啊?”

    “张兄,张兄,大夫呢,快去找大夫啊……”

    他们很是紧张,而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崔少卿有点看不下去了。

    “你用食指和拇指捏住双侧鼻翼,并且头向前倾,让血从口腔内吐出来,像你刚才那样仰头,会让血呛到呼吸道,导致窒息的,那个时候,你想救都救不回来了。”

    崔少卿此时神情严峻,那人听完,根本没有丝毫迟疑,立马便按照崔少卿说的去做了。

    这样捏住双侧鼻翼之后,那病人再有血,就是从口里出来了。

    不过,那血仍旧是流个不停的,照这样下去,情况可是不妙。

    崔少卿见此,把陈福给叫了过来,在他耳边低语了一番,陈福一愣,道:“姑爷,能行吗?”

    “按照我说的去做。”

    陈福哦了一声,然后便连忙下去准备,不多时,他端来了一碗药。

    “把这个给他喝下,保管药到病除。”

    那一碗药闻起来有一点骚味,但又有一点麝香,病人也许是痛苦的厉害,如今听到有人说药到病除,也就没有丝毫迟疑,端起来就喝了下去。

    他这么喝下去后,骚味和麝香味倒是没有怎么感觉出来,就是觉得这药有点像是把酒给温了一下。

    放下碗之后,他已经可以肯定了,自己喝的就是酒,而且是秦记客栈的美人醉。

    他有点奇怪,这美人醉能治病?

    就在他疑虑的时候,他身边的朋友顿时就震惊了。

    “不流血了?”

    “真的啊,竟然真的不流血了。”

    “这么神奇吗?县丞大人,这……这是什么药,竟然这么神奇?”

    大家都很好奇,不过,不等崔少卿开口解释,那个病人最先说了起来:“是酒,是美人醉,我喝出来了,就是美人醉。”

    听到病人这话,众人就有点愣了。

    “怎么美人醉还治流鼻血?而且一喝就好?”

    “这也太神奇了吧?”

    “这怎么可能,美人醉还有这种功效?”

    大家议论纷纷,崔少卿笑道:“好了,美人醉自然是没有这么神奇的,在这美人醉里,我不过加了一些其他药罢了,大家该吃吃,该喝喝。”

    具体什么药,秦天也懒得解释,说完这个之后,他便要坐下去继续喝酒,韩青等人看他的眼神,都充满了崇拜。

    不过这个时候,王仁突然冲了过来。

    “崔县丞。”

    崔少卿看了一眼王仁,心里有点奇怪,他并不认识这个人。

    “你是?”

    “在下王仁,万年县的大夫,秦府的丫鬟曾经找过我,看崔县丞给的那个药方,没想到崔县丞服用之后,竟然这么快就好了,看来那个药方是个好药方啊。”

    听到这话之后,崔少卿已是明白过来。

    “那个药方的确不错,不过也不能随便乱用,若是病情严重,可以用,可若是不重,用了就有点伤身了。”

    这个,王仁自然知晓。

    “刚才看崔县丞给那人喝了一碗药,不知可否把药方告诉在下,在下作为大夫,对于各类药方都很感兴趣,若崔县丞能够告知,在下感激不尽。”

    像流鼻血这种情况,在平时还是经常遇到的,作为一个大夫,若是不知道几个快速止血的办法,那未免有些说不过去。

    崔少卿看了一眼王仁,嘴角露出了一丝浅笑:“药方这个东西,有时候的价值可不低,王大夫你就这样向本县丞要,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很多药方都是不外传的,崔少卿虽然不是很在乎这个,但如果能用这个药方换一些好处,比如说金钱什么的,他还是很乐意的。

    毕竟谁会嫌钱多呢?

    他崔少卿现在是有了一点钱,但这点钱在长安城,怕是连个房子都买不下吧?

    他肯定是要想办法赚钱的,药方可能卖不了多少钱,但也是钱不是?

    崔少卿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那王仁听完之后,有些纠结,有点犹豫。

    最终,扑通一下给崔少卿跪了下来,这可把崔少卿给吓了一跳,自己只是想要一点钱,你跪下是几个意思?

    你想要秘方,该不会连一点钱都不想出吧?

    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可他崔少卿是个商人,只要实际的好处。

    “崔县丞医术了得,我愿意拜崔县丞为师,还请崔县丞收我为徒。”

    听到这话,崔少卿就有点懵逼了,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要收徒了?

    而且看着王仁的年纪,做自己爹都有点嫌大吧?

    他拜自己为师,这不是在开玩笑吗?

    为了一个药方,至于这样吗?

    崔少卿很无语。

    “咳咳,王大夫,你这……怕是有点不妥吧?”

    “在下是真心佩服崔县丞的医术,崔县丞若是不答应,我今天就不起来了。”

    王仁有点耍赖的意思,崔少卿越发的无语了。

    “好了,好了,起来吧,拜师什么的就算了,这药方我告诉你就行了,这药方是用人中白在新瓦上煅干,加麝香少许,温酒调服的,喝了之后就立马见效。”

    “人中白?”王仁一愣,好像有点不敢相信,这东西也能入药?

    要知道,这人中白,其实就是人尿桶内或尿缸内的灰白色沉淀物,这东西骚味可重着呢,还从来没有人用这个入药呢。

    王仁神色微微一动,紧接着便站了起来。

    “多谢师父,多谢师父。”

    溺白入药,这是他在任何医书里面都没有见到过的,可是崔少卿却用了,而且用了就有效果,那么他便很快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崔少卿的医术,可能真的很高。

    如此,他岂能放过这么厉害的一个师父?

    这个师父,他拜定了。

    崔少卿看到王仁如此,无奈的耸了耸肩,这便宜徒弟收的,也太随意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