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考验

    装逼的感觉很好。

    在很多人面前装逼的感觉更好。

    看到其他人震惊的摸样,那就更更好了。

    程处默在这一刻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那种满足感。

    没错,特别的满足。

    他觉得人生能有这么一次装逼,真是足矣了。

    他突然觉得,自己刚才吃饭的样子,都应该是很帅的。

    “程处默的这首诗不错,粒粒皆辛苦啊,大家要把这些饭菜都给吃完,不可浪费。”

    李纲说完这句话后,便起身离开了,而他离开的时候,他的饭菜已经吃完了。

    其他人看到这种情况,对程处默不由得生出了一些怨念。

    你装逼就装逼,干嘛把他们也给牵扯进来?

    这些饭菜有什么好吃的?

    辛苦就辛苦呗,反正他们又不辛苦。

    可,先生都把饭菜吃光了,他们能怎么样?

    李承乾这里,率先吃了起来,其他人见太子都吃了,也不好说什么,他们再金贵,能有太子李承乾金贵?

    所以,他们也只能把自己的饭菜吃完。

    御书房。

    已经到了吃饭的时候,不过李世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处理完,所以饭菜放在旁边已经有些时候了,他都还没有吃一口。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宫人走了进来。

    “圣上,李纲求见。”

    “哦,李夫子很少来见朕的,让他进来吧。”

    宫人领命退去,不多时,便把李纲领了进来。

    “拜见圣上。”

    “李夫子前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李纲颔首,道:“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圣上觉得这首诗怎么样?”

    听到李纲念的这首诗后,李世民心里就有点纳闷了,难不成是李纲写了一首诗,特别来让自己给评价一下的?

    “好诗,好诗啊,夫子的这首诗最是写实,把百姓种地的艰辛给写了出来,更有劝谏人节俭的意思,朕明白夫子的意思,朕以后会好好善待百姓的。”

    李世民知道李纲喜欢劝谏人,隋朝的时候,就劝谏杨勇,前几年,又劝谏李建成,现在他成了李承乾的夫子,怕是老毛病又犯了。

    不过,李纲听到这话,就知道李世民误会了。

    “圣上,这诗并非臣所写,乃是卢国公之子程处默,今天中午吟出来的一首诗,臣觉得有必要说给圣上知道。”

    “程处默?”李世民顿时就愣住了,要说这首诗是长孙冲什么的写的,他还有那么一两分相信,可要说这诗是程处默写的,他却是一点都不相信的。

    他宁愿相信母猪上树,都不相信程处默能写出这样的诗来。

    说实话,这样的诗,连他大唐的许多才子都不一定能写出来,更何况是程处默?

    一个整天就只知道打打杀杀,闹事玩乐的纨绔,他会写诗?

    别逗了。

    李世民终于明白李纲跟自己说这个的意思了。

    李纲也不相信这是程处默写的。

    李世民思虑了片刻道:“明天是他们考校的时间吧?”

    “对,明天考校。”

    “那就让他们的家长都来,朕亲自考一下他们。”

    “喏!”

    -----------------------

    下午的课很少,所以早早就放学了。

    程处默等人兴冲冲的离开了皇宫。

    可他们刚离开皇宫,就被苏麟、苏凤等人给拦住了。

    “程处默,你今天倒是出了不少风头啊,明天考校,你要是还能出风头,那才算你厉害呢。”

    “不知道从那里偷了一首诗,就敢这样显摆了?”

    “哼,我们还不知道你,你会写诗?你要会写诗,这世上的狗就不吃屎了。”

    苏麟等人反应过来后,对程处默就有了怀疑。

    而他们这样说着的时候,程处默和秦怀玉他们顿时就奴了。

    “你奶奶个熊,老子就出风头了,就写诗了怎么啦,你算个什么东西,有本事你也写啊?

    “就是,就是,你们写不出来,就嫉妒我们,哼,真以为我们怕你啊、”

    “没错,是不是想打架啊?”

    双方唇枪舌剑了一番之后,很快就把矛盾激化了。

    而对于他们这个年纪的人来说,处理事情最简单快捷的办法,就是打一架。

    他们以前也没少这样做,双方是谁都不服谁的。

    不过,眼看就要打起来的时候,李震拦住了他们。

    “好了,明天考校,我们再见分晓就是了,不要忘了,明天圣上可是要亲临的。”

    若是打起来,双方的人少不得都要挂彩,明天李世民见了,还不得生气啊?

    李震把情况说完,便带着程处默他们几个人离开了。

    “李震,你什么意思啊,他们想打,就跟他们打嘛,难不成我们还怕他们啊?”

    “怕我们肯定是不怕的,以前打过那么多次,我有怕过吗?”

    “这倒也是,那你是什么意思啊?”

    李震道:“不要忘了,我们有诗啊,明天考校,我们绝对出风头,既然如此,又何必在这个时候跟他们争长短?”

    李震是李绩的儿子,这智谋方面,多少是有一些遗传的,所以很多时候,程处默他们都听李震的。

    “不错,不错,明天我们定要他们好看。”

    “就是,明天虐不死他们,我就不姓秦。”

    “………………”

    程处默他们几个人离开了,苏麟、苏凤这边,他们的人也有一些不解。

    “麟哥,我们就这样让他们走了?打起来,肯定他们吃亏啊,他们肯定是害怕了。”

    “就是,他们肯定害怕了。”

    苏麟浅笑,道:“急什么,明天有他们出丑的,你真以为那程处默有写诗的本事?他连打油诗都写不好,更别说这一首《悯农》了,看着吧,明天他们可是要出丑的,他们写不出来还好,可若是写出来了,你们觉得圣上会信他程处默?”

    听到苏麟这话,其他人顿时就恍悟了。

    “不错,不错,麟哥说的不错,今天算他们运气好,明天我们再看热闹。”

    “就是,就是,明天我看程处默怎么哭,跟我们麟哥斗,真是找死。”

    “没错,他就是在找死,明天我们看他怎么死。”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