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三国杀

    寒风凝重。

    李世民望着那两名御医问道:“怎么样,太上皇得了什么病?”

    御医又是相互一望,可是却都有点犹豫。

    “到底是什么病?”

    御医心里叫苦,他们根本就没看出什么病来,而且看太上皇的样子,也一点不像有病啊,可他们能说没病吗?

    “圣上,臣无能,看不出太上皇得了什么病。”

    “圣上,臣也无能,也看不出太上皇得了什么病。”

    “你们……”李世民有点生气,这两个人可都是最厉害的御医了,他们竟然都看不出太上皇得了什么病?

    或者说,太上皇根本就没有病,只是他们两个人不敢说罢了。

    李世民有点生气,这个时候,一名御医突然想起了什么,道:“圣上,前段时间,崔少卿的徒弟不是看好了卫国公女儿的病嘛,听闻崔少卿今天也来了,要不让他来看看?”

    这两个御医对崔少卿并没有什么好感,毕竟他们没能看好的病,崔少卿的徒弟给看好了,这不是打他们的脸吗?

    今天这种情况,他们也是没有办法,才把崔少卿给推出来的。

    当然,他们也想看看这个崔少卿的本事,这太上皇很有可能没有病,这崔少卿还能给看出病来?

    他总不能说太上皇没病吧。

    御医这么提醒了一下后,李世民才突然想到崔少卿还有一个神医的身份。

    对于崔少卿神医的这个身份,李世民并不怎么信服,不过如今这种情况,他好像也没有其他选择,点了点头后,他便派人去宣崔少卿前来。

    大厅有些寒冷,众人三三两两的站着,有人不时的紧一紧衣衫。

    已经快到饭点了,可是太上皇仍旧没有出现,大家有些着急了,可太上皇,谁敢去催?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宫人急匆匆跑了过来,其他一些官员看到这个宫人后,都想询问一下什么情况,可是那宫人却径直向崔少卿走了过去。

    只见那宫人跟崔少卿说了几句,然后便带着崔少卿急匆匆的离开了,根本没有搭理他们的意思。

    这让那些官员一愣。

    那崔少卿不过只是一个八品县丞吧,他何德何能能够得到圣上的眷顾?

    如今,圣上和太上皇把他们都给晾在了这里,却独独召见崔少卿?

    这是什么情况?

    大家不解,也有一些人不满,比如说崔仁师。

    此时的崔仁师眼眸之中怒火很盛,而且还夹杂着一些担忧。

    崔少卿竟然这般的得圣宠了吗?这还了得,要是真这样的话,那他博陵崔家,岂不是危险了?

    可是很快,崔仁师又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很可笑。

    几百年了,博陵崔家不一直很辉煌的存在着,朝代不停的更替,唯一没有更替的,是他们博陵崔家这世家的身份啊。

    一个崔少卿,何以能够撼动他们博陵崔家?

    他觉得自己的担心很可笑。

    -----------------------

    李渊行宫。

    崔少卿很快被宫人带了来。

    进得寝宫之后,崔少卿连忙给李渊和李世民行礼,他的心里有点忐忑。

    一来,眼前的两个人可都是天子啊,他多少是有些紧张的。

    再有就是,宫人已经把情况跟他说了,李世民这是要他给李渊看病啊,可他那会看病,他只知道什么病用什么药,也就是说,他知道药方,但不知道一些症状是什么病引起的。

    望闻问切,他可不会啊。

    但他又不能不来。

    李世民看了一眼崔少卿,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崔少卿,他对崔少卿神往已久,真的见到了,反而觉得崔少卿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般丰神俊朗。

    他……只是比普通人强了那么一丢丢罢了,至少在李世民的第一印象里,是这样的。

    “免礼吧,听闻你医术了得,连徒弟都能治好御医治不好的病,太上皇不舒服,你给看看。”

    面对李世民的高帽子,崔少卿本来是想解释一下的,可话在嘴边,却是说不出来,最后也只能微微颔首,然后来到了李渊跟前。

    李渊的样貌有些偏瘦,多了几分憔悴,但除此之外,却也看不出什么来。

    崔少卿通过望肯定是望不出什么来的,所以只能问了。

    “太上皇,您那里不舒服?”

    他这么问了一句后,李渊顿时就哼了一声:“你不是神医嘛,我那里不舒服,你自己看。”

    对于这个崔少卿,李渊多少听到过一点风声,不过他此前也并未在意过,现在也不觉得这个年轻人有什么特殊本事。

    崔少卿被李渊这么怼了一句,旁边的两个御医心里顿时就舒服多了,而且,他们觉得这个崔少卿怕也只是虚有其表。

    而崔少卿在被李渊怼了一句后,却是醍醐灌顶,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这李渊那里是得病了,分明就是被逼宫,心里不舒服,所以故意跟李世民对着干啊,这是病,心病。

    苦笑了一下后,崔少卿道:“太上皇的确病了,而且病的很严重,如果不好好医治的话,恐怕会病入膏肓,到时候想要医治,可就难了。”

    这话听起来很是危言耸听,崔少卿说完,不仅旁边的两个御医愣了一下,就是李渊自己都愣住了,自己什么情况他自己最清楚了,他一点病都没有,他只是不想给李世民脸而已。

    怎么,自己儿子把自己给逼下位了,还把自己软禁了起来,自己还得配合自己的儿子在群臣面前演戏?

    他气不过,他心里不舒服,他就是要跟李世民对着干。

    他那里有什么病啊,他一点病都没有,这个崔少卿净瞎说。

    不过,李渊虽然觉得崔少卿瞎说,但对崔少卿却突然来了兴趣,他这么说,可是有什么后话?

    在天子面前乱说,可不是闹着玩的。

    李世民这里,神色一动,连忙问道:“崔少卿,太上皇得的是什么病?”

    崔少卿道:“太上皇得的这个病,不可说,不过要治也容易,臣有礼物献给太上皇,只要太上皇玩一下臣送的这个礼物,太上皇的病说不定就好了。”

    “礼物,什么礼物?”

    “三国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