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搬迁

    黄昏之前,崔少卿和韩青他们赶回了万年县。

    他们赶回来之后,同僚已经得知了他们升迁的消息。

    县衙的那些人都很是羡慕,当然,陈德是有点不喜欢的,现在的他,是越来越不敢得罪崔少卿了,他们现在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陈谷则觉得有点亏,早知道这样的话,他就跟崔少卿一起了,这样他说不定还能捞一点好处,现在自己什么都没有,而韩青已经成为大理寺丞了,六品的大理寺丞,比他这个七品的县令还要高。

    可时运就是如此,他能有什么办法?

    好在,崔少卿回来之后,对他仍旧是不错,并且说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随便联络,这倒是让陈谷舒服了许多,也知道,以后有了崔少卿帮衬自己,他以后的前途,说不定也是不错的。

    在县衙告别之后,崔少卿便赶回秦府,把情况给说了一下。

    听到崔少卿去了一趟京城,就成为了四品的司农寺少卿,秦俞等人一个个都很是兴奋。

    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们的姑爷,竟然升迁如此之快。

    如今他们秦家在整个万年县,都没有人敢招惹了吧?

    “岳父大人,您觉得做生意,是在长安城做生意好,还是在万年县做生意好?”

    说完升迁的事情后,崔少卿才说自己回来的真正目的。

    秦俞道:“自然是在长安城好,长安城是大唐的京城,人口众多,机会也多啊,想要赚大钱,还是得去长安城。”

    崔少卿点点头:“我觉得岳父说的很多,所以我的意思,秦家的一些产业,是不是可以慢慢的向长安城迁徙,只有在长安城站稳了脚跟,我们的名声才能够传扬出去,这生意也才能够做遍全国。”

    如果他们的生意能够在长安城独占鳌头的话,那这名声传起来可就快了。

    就比如这美人醉,若只是在万年县贩卖,那其他很多地方的人可能就没有听说过这个酒,可如果这酒在长安城好卖,那以长安城商人之多,这美人醉用不了多久,就传遍整个大唐了。

    秦俞思虑了片刻,道:“你既然回来提了,那必定是有了算计的,我相信你,你说吧,想把那些产业转移到长安城去?”

    “都要转移过去,当然,万年县也要留下,我们不过是把总店开在了长安城罢了,不过现如今的情况,肯定是不能一下子全转移过去的,我们要一部分一部分的转移,先把天下第一楼转过去,天下第一楼算是客栈和酒楼的结合,我们去了之后,就卖酒、卖饭,这天下第一楼在长安城站稳脚跟之后,再想办法把其他的也都转移过去,岳父觉得如何?”

    凡事不能急,一口吃不成胖子,秦俞听完崔少卿说的这些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崔少卿能够在取得这样成就的同时,还能够保持理智,不冒进,很难得。

    “好,就按照你说的去办。”

    一家人商量了一下,天色已经不早,便各自回去休息了。

    崔少卿和秦柔回到房间后,两个人小别胜新欢,少不得是要亲亲我我一番。

    -------------------

    天下第一楼的搬迁说白了,就是在长安城重新开一家店。

    而想要开一家店,这可不是用嘴说说就可以的。

    他们需要准备的东西很多,比如说店铺,比如说装修,以及到了京城之后,进货的渠道等等,这些都必须打通了之后,才能够正常的营业。

    店铺什么的,相对来说要好一些,七分堂此前在长安城有几家店铺,而且这几家店铺都是连着的,在东市,他们只需要把这些店铺打通,再重新的修葺一下就行了。

    店铺好找,进货也不用担心,装修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

    按照崔少卿的算计,腊月中旬,长安城的天下第一楼差不多就能够开业了。

    这些事情,崔少卿倒也不用太过操心,交给秦俞和秦柔父女两人就行了,他们两个人在这方面,还是很在行的,崔少卿这需要在必要的时候,给提一些意见就可以了。

    店铺的事情交给了秦俞,崔少卿在第二天就和韩青他们去了长安城。

    来到长安城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两个人随便吃了一些东西,便一个去了司农寺,一个去了大理寺。

    崔少卿来到司农寺的时候,司农寺并不怎么繁忙,不少人甚至坐在一起闲聊。

    看到崔少卿来了之后,不少官员便一窝蜂的涌了过来。

    “哎呀,崔大人,真是久仰久仰啊,下官对崔大人仰慕的很,今天总算是得见真颜了,崔大人真是一表人才啊。”

    “是啊,是啊,崔大人少年英才,实在是我大唐少有的人才。”

    “没错,没错,这司农寺以后有了崔大人,可就要一飞冲天了……”

    大家对崔少卿很热情,各种溜须拍马,听的崔少卿都有一点不好意思。

    很显然,崔少卿如今正得圣宠,这些人可都看的清楚,如此,哪怕他们不少人却是对崔少卿只有羡慕嫉妒恨,可也还是表现的十分崇拜崔少卿。

    谁都看得出来,崔少卿前途不可限量,他们如果想要在官场上顺利一些,巴结崔少卿总应该是没错的。

    对于这些人的巴结和奉承,崔少卿并没有表现的厌恶,相反,他接受了这些人的奉承,与此同时,又顺便拉拢了一下这些人。

    他很清楚,在官场上,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就算做不成朋友,但至少不能做敌人。

    一个人表现的十分清高,并没有什么不好,但前提是这个人想做诤臣。

    可崔少卿并不想做诤臣,他只想做一个有用的官员,而一个能办事的官员,首先就要学会灵活。

    能拉拢的官员,他肯定是要拉拢的,拉拢不了,只要没有得罪他,他也不会与之成为敌人,可如果有人得罪他了,那他会让这个人知道得罪他的后果。

    做人做官,要不怕事。

    而就在崔少卿与这些人打成一片的时候,司农寺角落里,一名皮肤黝黑的官员,却是坐在那里发呆,似乎根本就没有在意崔少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