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拜师学艺

    冬日的天气是越发的冷了。

    这天崔少卿刚到家,就被公孙三娘叫到了客厅。

    客厅前面,坐着一个五十来岁的男子,男子的双腿被厚厚的貂裘盖着,神色之间,带着一股子高傲孤冷。

    “少卿,这是我给你请的暗器师父,古十八,古前辈十几年前,暗器天下闻名,就连蜀中唐门的人,都不敢对他怎么样,如今古前辈也是在我的再三央求下,才肯出山教你武艺,你可一定要好好学,明白了吗?”

    公孙三娘介绍古十八的时候,古十八的神情仍旧是高冷的。

    “当年我欠虬髯客情,你和红拂女与他都是结拜兄妹,这情我自然是要还的,不过,能教多少,就看你儿子的天资如何了。”

    “古前辈放心,我儿子很聪明的,肯定能学不少。”

    古十八点了点头,然后望向了崔少卿,崔少卿心神一动,连忙上前行礼。

    “拜见师父。”

    “听说你们崔家还有崔家六子,让他们也都跟着我学吧,多一些技能防身,总是不错的,若是有一两个出众的,那就更好了。”

    听到古十八这话,崔虎等人立马就兴奋了起来。

    “拜见师父。”

    古十八点点头,随后拿去了盖在腿上的貂裘,这个时候,崔少卿才发现这个古十八的右腿竟然是空荡荡的,他只剩下了一条腿。

    而在他的旁边,有一个拐杖,他行走,全靠这个拐杖。

    他撑着拐杖起来之后,道:“走吧,从现在开始,我便教你们暗器。”

    崔少卿等人听完,连忙应了下来,没有谁因为他是个残疾而小瞧他。

    因为,能够得到公孙三娘敬重的人,必定是有真本事的人。

    而事情也的确如此,古十八在教授他们暗器的时候,说的每一句话,都让人觉得很有用,他自己示范的时候,那暗器更是玄妙无双。

    连崔少卿这种本来就只是想要找一个好练的来学的人,都突然觉得这暗器练好了,真是出神入化,好用至极。

    见识到了暗器的玄妙,崔少卿学习起来,自然也就刻苦用功了一些。

    公孙三娘看到崔少卿肯学,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学会了暗器,这关键时候,说不定真的能保命啊。

    古十八住在了崔少卿的府上,而崔少卿除了去司农寺办公外,在家没事就跟着古十八学习暗器。

    古十八会的暗器很多,像如意珠、乾坤圈、铁鸳鸯、铁蟾蜍、梅花针、铁蒺藜什么的,他都会,不过崔少卿最中意的,却还是飞刀。

    之所以喜欢飞刀,自然是因为他前世喜欢看武侠小说,最喜欢的就是小李飞刀了。

    他觉得自己学会了飞刀的话,也肯定是很帅的,小崔飞刀,例无虚发啊。

    而且,他在飞刀上的天赋似乎很不错,学了几天,就能够很好的命中目标了,连古十八都说他在这方面很不错。

    崔家六子中,崔虎和崔狼他们算好一些,能学会一点点,但也只是一点点而已,崔小妹什么的,在这方面就没什么天赋了,总是射不准。

    学的最好,甚至在古十八看来,比崔少卿还有天赋的,就是崔六指了,他有六根手指,相对来说能够做到一些其他人做不到的动作,而有了这个优势,他练暗器,要更为得心应手一些。

    而且很多暗器,他都玩的转。

    这在古十八看来,绝对是意外之喜,让他都有点想要真的收崔六指为徒了。

    当然,崔少卿也不能说差,他只是只会飞刀而已,其他的什么都不会。

    这让古十八觉得多少差点什么,这暗器,自然是会的越多越好了,不过崔少卿只是为了防身,他倒也没有怎么讲究,就只是把自己会的全都教给了崔少卿。

    而就在崔少卿跟着古十八学习暗器的时候,天下第一楼在长安城该准备的,都准备妥当,终于可以开业了。

    这天,秦柔把情况跟崔少卿说了一下。

    “相公,你说长安城的天下第一楼什么时候开张好,这都已经进入腊月了,很快就要过年了啊。”

    秦柔算是个女强人,在做生意着方面是有些本事的,毕竟秦俞就她这么一个女儿,所以有意把家业都留给她,在她很小的时候,秦俞就经常带着她做生意了。

    不过,虽是如此,这何时开业,她还是想让崔少卿拿主意。

    崔少卿想了想,道:“天下第一楼在万年县,那是名气很大的,不过在长安城嘛,知道天下第一楼的不多,对天下第一楼认可的百姓也不多,所以想要开业既火爆,我们肯定是要想办法宣传一下的。”

    “那我们应该怎么宣传呢?”

    “肯定不能像在万年县那样搞优惠,万年县的人再有钱,跟长安城的那些有钱人是没法比的,他们可能会贪图优惠来天下第一楼吃饭,但长安城的有钱人,可能贪图的是面子,我们要让他们觉得来我们天下第一楼吃饭,是倍有面子的事情,就像现在最好的客栈醉仙楼,去那里的都是有身份的人,都只是想要面子,那我们天下第一楼,怎么能做的比醉仙楼差?我们既要他们来了这里有面子,也要让他们觉得我们这里的饭菜好吃,酒好喝。”

    要做,肯定是要做最好的,他们要赚的钱,也是那些有钱人的钱,毕竟赚他们的钱,利润才最高嘛,靠走量的话,他们得累死。

    秦柔听完之后,点了点头,道:“相公说的有道理,那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有一些菜,不能供应太多,每天就三十份,被人点完就没有了,还有,二楼的那些包间,必须预约才能够得到,如果有谁来了,直接要二楼的包间,就说被人定下了,想要必须预约时间。”

    “啊,还能这样做啊,这不是把客人往外推嘛。”秦柔有点不能理解了,怎么有人要包间,还说没有的?

    崔少卿笑了笑:“这叫饥饿营销,让他们觉得自己不快点,就永远得不到那些包间,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去预约包间,这包间被预约了,就等于是把客人给拉拢来了,也就是说,以后几天,我们都是有生意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