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2章 一缕残魂

    剑刃风暴这项神通确实极为不凡,超控的飞剑越多,威力越强,飞剑的品质越高,战力就越可怕。

    释难剑作为叶鹏飞的本命飞剑,自成剑灵,配合上三柄暗红短剑,原本威力就已经极为不凡了,如果再加上吴王六剑这种半古灵器,可想而知会有多么可怕,即便是合道中期乃至后期的强者亲至,叶鹏飞也敢斗上一斗。

    叶鹏飞将六柄吴王飞剑分别插在地面之上,神念配上真元透体而出,将六柄剑包裹在其中,以此来将六柄飞剑炼化。

    原本这事情早在凤凰神殿时叶鹏飞便能坐,只是当时叶鹏飞的真元一直没有恢复,即便将这六柄飞剑炼化,也根本没有真元做为支撑使用。

    白虹剑古朴大气,剑身白光闪闪。

    紫电剑短而细小,却带有一股凛然之威。

    辟邪剑细长轻软,乃是一柄软剑,剑身之上隐隐有龙吟之声透发。

    流星剑细如竹竿,挥动之时宛如流星,乃是一柄快剑。

    青冥剑色泽黯淡,隐隐有青光透发,剑刃上的纹理宛若游龙,再青光之下活灵活现。

    百里剑,剑身巨大,乃是一柄巨剑,磅礴大气,大巧不工。

    叶鹏飞一口气炼化了五柄剑,就在他神识和真元一起渗入百里剑之时,突然“嗡嗡”几声,百里剑发出如同古钟一样的嗡鸣之声,而后竟挣脱叶鹏飞的控制,自动御空飞行,绕着叶鹏飞身边一旋转。

    “剑灵!没想到这百里剑也形成了剑灵。”叶鹏飞惊喜不已。

    能自动形成剑灵的剑必然是一柄极为不凡之剑,如传说中的上古十大名剑,如叶鹏飞的释难剑,而每一柄已经形成剑灵的剑,在今后的日子里,都能通过某些方法使此剑的威力提升,令其不断成长。

    简单说就是,凡是形成剑灵的剑,都是可以成长的,如果材料、机缘足够甚至能成长为神器级别。

    修炼者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宝器易求,而器灵难寻。

    当初叶鹏飞的释难剑成型剑灵时,圣地方家人甚至还不惜牺牲性命来抢夺他手中的剑。

    只是叶鹏飞却不知道如何让剑升级,是以直到如今,释难剑还只相当于普通的低阶灵器罢了。却没想到,这吴王六剑中居然又一柄剑已经形成了剑灵,这绝对是意外之喜。

    “有传言称:剑非百里之剑,人非百里之才。看来这百里剑果然不凡。”叶鹏飞喜道。

    百里剑传闻中乃是世间难以越到的好剑,便如人才一样,世所罕有。只是人选择剑,而百里剑也会选择主人,能成为百里剑主人,历史上无不是赫赫有名之辈。

    这柄剑,只有在真正值得的人手中,才有发挥其最大威力。

    “难道连我也不能成为你的主人么?”叶鹏飞直接向着百里剑开口说话,因为他知道这柄剑听得懂自己的话语。

    叶鹏飞自认自己对剑道的领悟世间少有,在剑道上的造诣颇高,至少知道如今,他也未曾遇到过第二个在剑意上能与自己比肩之人。

    百里剑发出几声“嗡嗡”之声,如同钟鸣一般,可惜百里剑听得懂叶鹏飞的话,而叶鹏飞却听不懂剑语。

    这时,释难剑自动脱鞘而出,围绕这百里剑旋转了几周之后,又重新飞回到叶鹏飞的面前,“铮铮”几声在叶鹏飞身前笔划了几下。

    “你是说这百里剑身上藏有封印,需要我以血祭剑?”叶鹏飞问道。

    释难剑不断摇晃,发出几声欢快的剑鸣,示意正是如此。

    “好,此剑果然不凡,那我就以血祭剑。”

    叶鹏飞说罢,运气真元一指隔空点出,一道血线便被他以真元逼出体外,“啪”的一声,血线直接滴在百里剑的剑身之上。

    可是,等了好一会儿,却不见百里剑有反应,这一下叶鹏飞又有点懵了,转头对释难剑问道:“什么情况?”

    这一次没等释难剑有何动作,百里剑便先动了,它剑身一晃,化作一道虹光直接射向叶鹏飞,叶鹏飞并没有闪躲,因为他能感觉到百里剑对自己并没有恶意。

    百里剑划过天空,气势上比之释难剑更加雄浑也更加强盛,一剑划过叶鹏飞的肩膀,叶鹏飞只觉体内的黄金血液竟然沸腾了起来,顿时就有几滴黄金血液从心脏出冲出,被百里剑吸收了进去。

    “卧槽!”

    叶鹏飞暗觉肉疼,自己体内的黄金血液好不容易才淬炼出这么一些,一下子就被百里剑给吸收了一部分。

    不过,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叶鹏飞只觉一股讯息冲入自己的脑海中,这股信息居然极为浩大,且带着一股神秘的荒古之意。

    “来自荒古时代的讯息?”叶鹏飞吃了一惊。

    还没等他多想,一道仿若来自九天之外的声音突然在他脑海中如雷般炸响。

    “没想到无数岁月之后,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人将体内始祖之血淬炼到这个状态,不错不错。”

    叶鹏飞着实吓了一跳,转头不断望去,却发现自己身边百里剑之外空无一人,朝百里剑问道:“喂,刚才是你和我说话么?”

    百里剑直接无视他。

    “小娃娃,别看了,我是寄托与百里剑之上的一缕残魂,我的任务是寻找后世传人,将自己一身的绝学传于后世,可惜一直以来却没有一人身上能淬炼出始祖之血,直到我今日遇到了你。”

    “附身在百里剑上的一缕残魂?”叶鹏飞一怔。

    “正是,我已经活了无数年,也死了无数年,在活无数年,再死无数年,直到现在才等到了你的出现。”那声音叹道。

    “无数年?死了有活,什么意思?”叶鹏飞有些吃惊,觉得这个附身在百里剑上的残魂有些胡扯。

    人怎么可能活了又死,死了又活,简直不合道理嘛。

    “你不信?你可知道我的名字?”那声音笑道,笑声中带着一股沧桑而慈祥,叫人如沐春风。

    “我怎么知道你什么名字,别抓弄我,老子没有时间和你胡扯。”叶鹏飞直接骂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