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3章 上官秋叶的算计

    远处区域,许多强者汇聚而来,周围的人都被战斗吸引,望向这片战场。

    随后他们便看到叶伏天一人,面对诸人皇。

    “这白发人皇是谁?”有人心中暗道,竟然这么强。

    他对面的人似乎是蓬莱大陆君氏强者,诸人皇被一人所震慑?

    云哲此时也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这一战,竟和在蓬莱仙境时有些相似,也是杀不了叶伏天,被反杀了不少强者。

    如今在这里,又一次发生。

    八境强者,都奈何不了他。

    而且,叶伏天的强大让守护着君秋岩的八境强者更不敢轻举妄动,担心君秋岩遭到叶伏天刺杀,毕竟叶伏天展露出的实力,是有这种可能的,他不敢大意。

    另一位八境强者还在和北宫傲大战,而且,已经遭到了北宫傲的压制,这位从不知名大陆而来的修行之人,竟然压制了君氏长老级的存在。

    不过他们也感觉到,北宫傲体内似乎融入了一件雷霆至宝,使得他亲和雷霆大道,变得更加恐怖。

    大道乱流在天地间肆虐着,但诸人却没有立即出手,变得非常忌惮叶伏天,刚才数位人皇,包括一位七境上位皇的陨落,都让他们警醒。

    他们不出手,叶伏天却没有停下,他转身,站在高空之上,佛光炽盛,梵音缭绕,诸人看叶伏天如看金身佛陀。

    与此同时,叶伏天手掌在神剑之上划过,体内剑山中的那一缕剑道意志释放到极致,顷刻间,剑光直冲云霄。

    “剑下若活命,自己离开吧。”叶伏天话音落下,似金刚佛陀发出一道佛门吼声,大道梵音缭绕于天地间,无形的音律波动席卷这无垠空间,所有人的神魂都遭到了猛烈的攻击。

    下一刻,叶伏天的身形从原地消失,人群只见那里出现了许多道身影,每一道身影,都是叶伏天所化。

    这些身影朝着不同方向而去,先是很慢,身影越来越多,剑意越来越强,转眼间,便仿佛有万千剑幻身出现在天地间,覆盖所有方位。

    “防御。”君秋岩身旁的八境人皇大吼一声,想要将诸人从那大道梵音中惊醒过来,他们还在承受音律攻击,这杀戮剑法便又绽放,寻常人皇如何抵挡得了?

    “嗡……”叶伏天那万千幻影从慢到快,给人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在短短的片刻,所有身影都化作一道光,仿佛直接融入了剑光之中,许多人只看到绚丽的剑光划过眼帘,随后,诸人便见一道道血光绽放。

    诸强者都纷纷汇聚大道力量抵挡,但剑光斩过之时,直接切割虚空,剑光在这片大道空间中穿梭,噗呲的声响连续不断。

    随后,万千剑影归一,叶伏天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原地,仿佛从来不曾动过。

    浩瀚空间似又一次归于平静,人群之中,一位人皇站在那,瞳孔放大,死死的盯着叶伏天,在他的眉心之处出现了一道血线。

    “不……”

    他大吼一声,下一刻,身体直接被剑意粉碎。

    与此同时,在这片空间,噗噗的声响不断,一尊尊人皇的身影几乎同时粉碎,尽皆毁灭。

    刹那间,虚空中还站在的人皇,已经所剩不多,其中一人站在原地,被一座金钟笼罩,是一件法器,此刻古钟出现裂痕,随后崩灭粉碎,他站在虚空中,手臂轻微的颤抖了下,看着叶伏天的眼神中充满了恐惧之意。

    这真是一位下位人皇吗?

    一念斩诸皇。

    叶伏天手掌伸出,举起手中之剑,神剑所指,那些还活着的人皇想起了之前叶伏天所说的那句话,剑下若活命,便自己离开,给他们生路。

    “嗡!”

    一道六境中位皇身体瞬间后撤,速度极快,他直接转身离开,没有看叶伏天,也没有看君秋岩,他并非是君氏之人,只是受到聘请而来,随君秋岩一同入东仙岛争夺大道遗迹。

    然而,这么强的阵容,被叶伏天杀成这样,他也捡回了一条命,上位皇境界以下,无人能在叶伏天大道攻伐之下活命,此时不走,等死吗?

    “恕老朽无能。”一位七境的上位皇存在也对着君秋岩所在的方向说了声,随后身体后退,不再参与此时,之前那位上位皇境界强者的死,便是前车之鉴。

    他还看到北宫傲已经完全压制了对手,三大八境的存在,都不一定对付得了北宫傲和叶伏天两个人。

    修行不易,大道机缘没有得到,不要把自己的老命都留在这里。

    很快,诸强者都退得差不多了,这片空间,竟然只剩下了寥寥数人。

    君秋岩、三位八境强者,两位七境强者,还有便是叶伏天、北宫傲。

    这两位七境强者,本身也都是君氏的嫡系,自然不可能离开。

    而三位八境强者,两位是君氏之人,那位颜师则是客卿人物,受邀而来。

    叶伏天目光望向颜师所在的方向,道:“八境阵师,也听命于君秋岩?”

    颜师看向他,只听远处的上官秋叶开口道:“此人名为颜师,并非君氏之人,只是客卿人物,是一位炼金阵道大师。”

    说罢,她又对着颜师道:“颜师,君秋岩为人刚愎自用,极为自负,不思修行,却一直想要诛杀叶皇,为私人恩怨,导致如此结局,他不配颜师跟随守护,颜师不如入我上官氏为客卿,如何?”

    叶伏天看了上官秋叶一眼,这女人倒是会想,这时候竟乘机挖人。

    “你我之间并无恩怨,此刻放手,我可以当做之前之事不曾发生过,否则,纵然你是八境,能否活着走出东仙岛,也是未知之数。”叶伏天开口说道,语气极为自傲,称八境的颜师,不一定能够活着走出东仙岛。

    这是何等的自傲,然而,他确实有这资本,之前的短暂交锋,颜师知道叶伏天借助那山壁传承的大道意志,已经可以和八境强者勉强一战了。

    而且,除了金刚伏魔律大道意志之外,他还继承了一缕极恐怖的剑道意志。

    只要他杀不死叶伏天,叶伏天便有可能和北宫傲联手反杀他们。

    颜师皱了皱眉,扫向叶伏天,道:“纵是你天赋无双,但如此狂言,未免太过轻视老夫了。”

    “颜师,此事本就为君秋岩所挑起,对他人下杀手,难道还要他人客气?”上官秋叶道:“对比之下,君秋岩是什么人,难道颜师看不到吗?”

    “你闭嘴。”远处的君秋岩呵斥一声,他神色有些阴沉,这一次,他的确一败涂地。

    “君秋岩,你连累诸强者,使得诸皇陨落,如若真有气魄,便不要躲在他人身后,自己主动出来和叶皇一战,方显担当。”上官秋叶嘲讽一声,君秋岩怎么可能出来?

    叶伏天一剑便能斩了他。

    颜师安静的看着这一切,君秋岩平日里对他也是彬彬有礼,勤勉修行,天赋也不弱,然而,没有对比便无法真正看清一个人,两人的冲突他多少也知道一些,是从蓬莱仙池的一次交易开始。

    这件事,君秋岩和叶伏天对比之下,便显得太过无能,甚至两人之间完全没有可比性。

    “受人之托,自不能如此背弃。”颜师看向叶伏天道:“你若能击败老朽,我便退去。”

    “好一个受人之托。”叶伏天讽刺一声,神剑当空,神辉璀璨:“受人之托,能击败我,便要取我性命?我若能击败你,你还想活命?”

    颜师神色一凝。

    “一位八境强者,挑战人皇三境之人?”叶伏天继续说道,竟还如此冠冕堂皇。

    他看向北宫傲的所在的战场,神剑释放出无边炽盛的神辉,即便继承了大道意志,但依旧难对付八境之人,不过对方想要杀他也难,那么,只能先配合北宫傲,一个个诛杀。

    “颜师,叶皇所言没有错,你受君秋岩之托,便要杀他人,若不愿放手,自然双方必有一死,还指望和平解决?”只听上官秋叶继续开口说道:“若颜师依旧不肯罢手的话,上官只好让人出手了。”

    颜师瞳孔微微收缩,目光扫向上官秋叶,只见对方抬头看向他,眼神冷漠,这句话,透着强烈的威胁之意。

    他不答应放手,上官氏便也插手战斗,如此一来,他们将毫无胜算。

    败就是死。

    “上官秋叶,你要挑起两家之战?”君秋岩冰冷说道,这上官秋叶用心歹毒。

    如此一来,颜氏进退两难,极可能退走,如此一来,等同于和君氏决裂,削弱君氏力量,再加上叶伏天正在对付君秋岩他们,她是想要让君氏在东仙岛全军覆没!

    PS:祝大家端午安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