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6章 撕破脸

    代大帝执法。

    稷皇,有罪!

    东华域域主府府主,执掌东华域的宁渊,他亲自称稷皇有罪,要代大帝执法,正式宣布要动稷皇。

    这对于东华域而言意义非凡,这一句话,将直接决定望神阙以及稷皇的命运。

    这一刻,域主府内外,无数强者内心震动,望神阙,可能要从东华域除名了。

    毕竟,宁渊乃是执掌东华域之人,他既已下决心,望神阙便不可能再存在于东华域了。

    即便是诸势力的巨头人物也有些惊讶的看向宁渊,这是要对望神阙下手了,他们没想到这次东华宴,会爆发如此风波,看来这位府主很早便有想动望神阙的心思吧?

    这背后,究竟又牵扯到了什么?

    稷皇低头看向东华殿上那傲然而立的身影,在之前东华宴召开实则他已经有不好的预感,后来李长生传讯于他之后他便明白了,凌霄宫之前敢那般肆无忌惮的和大燕古皇族一起对付他们望神阙,在龟仙岛之时还当着所有人的面,原来,是因背后站着域主府,他们没有任何顾忌。

    想到当初域主府出面调解东莱上仙陨落一事,他不由得感觉到一阵风刺,没想到被人算计多年,背后的人却是府主宁渊。

    他一直想要查明的事情,如今终于知道了真相,但却让他感到一阵悲哀。

    东华域域主府宁渊,心机竟如此深沉,这对于东华域而言绝非好事。

    “府主早就想动我吧。”稷皇忽然间开口说道:“如今,终于找到了一个莫须有的借口。”

    既然宁渊已经有了决定,要代大帝指法,准备亲自下场对付他,那么,他便也无所顾忌了,不需要再忍着对方,这样的话,索性将事情再闹大一些,让神州帝宫那边能够知晓东华域域主府是怎样的人。

    宁渊抬头看向稷皇,只听对方继续开口道:“大燕古皇族以及凌霄宫处处针对,龟仙岛便联手对付我望神阙弟子,府主都可以视若无睹,此次东华宴也是如此,宁华在秘境之中未查明真相便直接对叶流年下杀手,域主府的立场,实则早就有了,只是一直没有公开而已,我说的对吗?”

    “放肆。”宁渊声音冷漠,他身体缓缓漂浮而起,顿时浩瀚无垠的天地,出现了一股至强的封印大道,无穷封印字符环绕天地间,要将这片空间直接封禁。

    “事已至此,放不放肆也都无所谓了,我想请教府主一件事,东莱,是陨于谁人手中?”稷皇开口问道,声音震颤于天地间,响彻域主府内外,无数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之前的话也是一样,当众说出,一时间,浩瀚之地,域主府内外修行之人一片哗然。

    稷皇,对着府主质问,东莱上仙陨于谁手中?

    其意不言而喻,这是说,东莱上仙的死,府主宁渊,他也参与了吗?

    他是在说,在此之前,大燕古皇族、凌霄宫,背后还有一个超然势力,域主府。

    这会是真的吗?

    许多人都一阵怀疑,毕竟只是稷皇一面之词,若是如此,府主心机未免太深了些,这是想要真正意义上让东华域一统,尽皆听其号令吗?

    东华域如今虽也是率属于神州,东华域势力名义上也都是归域主府管辖,但实际上,每一个巨头级别,都是独立的,不受制于任何势力,包括域主府,除非是帝宫传令,或许他们才会遵守一二,但域主府,号令不了整个东华域这些巨头,能够让诸强者前来参加东华宴,便已经是给足了面子了。

    譬如府主宁渊,他能够让羲皇、雷罚天尊、飘雪神殿的女剑神听从他的号令吗?

    显然不可能。

    但若真如稷皇所说那样的话,那么域主便可能真有大野心,想要在东华域拥有绝对的权力。

    “稷皇,你魔怔了。”宁渊看向他开口道:“我召开东华宴,本意是遵大帝之意志,希望我东华域武道昌盛,然而稷皇却要挑起纷争,且不听劝阻一意孤心,既如此,今日之后,望神阙从东华域除名,不过此事不牵扯望神阙弟子,我可以不追求,但叶流年不守规矩,需要留下来,其余之人,可以离开。”

    望神阙,从东华域除名。

    果然,东华域府主宁渊,不允许望神阙继续存在。

    不过,他愿赦免放过望神阙修行之人,只拿叶伏天一人。

    那些巨头人物看到这一幕自然心如明镜,望神阙的弟子对于宁渊而言并不重要,就如同东仙岛一样,他们放过便也放过了,毕竟他是东华域执掌者,不可能大开杀戒。

    但叶伏天却要拿下,此子天赋奇高,甚至可能在宗蝉之上,而且之前打开了封印,还不知道是否有何收获,宁渊又怎么可能放过他。

    宁渊他拒绝了叶伏天加入域主府成为域主府修行之人,而是要留下叶伏天。

    站在各方的望神阙人皇望向宁渊,李长生开口道:“今日之事,非我望神阙之过,府主既有立场,也不必数落望神阙以及师尊之过错,一切本就是由大燕和凌霄宫所挑起,是非黑白,世人自有判断,至于离开,我身为望神阙弟子,自然共进退。”

    “自寻死路。”燕皇扫了诸人一眼,这些望神阙人皇,今日都要死。

    他们实则一直都想要对付望神阙了,如今,恰好有了这机会,今日之后,东华域再无望神阙。

    “长生、宗蝉,你们带人离开,退回望神阙。”稷皇下令道,这里的战争,是巨头之战,李长生他们在这里会极为不利。

    燕皇和凌云子目光盯着李长生等人,只听稷皇继续道:“若几位出手对付望神阙后辈,我必大开杀戒。”

    “是。”李长生点头,他们也明白局势如何,如今他们留在这里,会极为不利,只能暂时撤走,他们的修为,帮不了稷皇,而且,只有他们撤离之后,稷皇才有退走的机会。

    稷皇本就是为了他们背神阙而来,否则,以稷皇的修为之前一走了之,谁能奈何得了。

    “走。”李长生开口说道,顿时望神阙的修行之人身形腾空而起,朝着域主府外撤离。

    宁渊看了他们一眼,开口道:“我说过,有一人要留下。”

    他话音落下,便见宁华踏步走出,与此同时,还有域主府的诸强者同时朝李长生他们撤离的方向而去。

    而另一方,大燕古皇族以及凌霄宫的人皇也纷纷离开这边,朝着李长生他们撤离的方向而去。

    但宁渊、燕皇以及凌云子三大巨头人物都没有动,依旧站在那,也没有干涉那边之事。

    然而局面,显然对望神阙修行之人极其不利,只一个宁华,便是无敌的存在,难以对付得了。

    燕皇和凌云子有些讽刺的看向稷皇,纵是他们几个不出手,宁华等人,杀李长生他们绰绰有余,谁能逃出生天?

    稷皇他自己今日能否活着离开,还是问题。

    稷皇没有动手,无比可怕的大道威压垂落,但他却还在等,等李长生他们走远离开这片区域。

    宁渊同样在等,等宁华等人离开,域主府的人外撤。

    他们都有所顾忌,直接开战的话,那些后辈人物都承受不了,双方显然都不想看到这样的局面,因而便达成了某种默契。

    然而,这片浩瀚空间的威压却变得越来越强烈,令人感到窒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