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晓之北斗

    先不说敌人的一番话有没有道理,至少京介能从其中感受到那股平静下的坦然,就仿佛已经吃定了自己一样。

    目光快速划过此人佩戴的护额,两道闪电状的图案说明了敌人的出身。

    泷忍村,可能在此基础上还要添加两个字,叛忍。

    追杀自己的是一名泷忍村叛忍?

    宇智波京介有些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因为在他心目中,泷忍什么的根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里面怎么可能出现足以击败自己的强者。

    没错,虽然来者仅仅出了一次手,还属于背后偷袭的那种,不过拥有写轮眼的京介还是弄明白了一件事,此人的实力绝对远在自己之上。

    哪怕不搞什么偷袭,正面交手下来最终死得也一定是自己...相比起手上功夫,他更相信自己的眼力,所以起身的瞬间他已经做好了逃走的准备。

    结果还没等京介将想法付诸行动,敌人的一句话愣是让他的双脚死死钉在了原地。

    “喂小子,怎么一上来就想逃了呢,木叶忍者真是越来越不像话,想当年跟我第一个交手的木叶忍者可是很有骨气的一个人。”

    “那个被誉为忍者之神的家伙...千手柱间。”

    “初,初代大人?!”听到男子言论的京介,第一个反应就是不相信,不过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如果是“那个人”或许真的...

    一直以来地下世界都流传着一个传说,某个出身泷忍村的强者,已经在地下世界纵横数十年,死在此人手上的强者不计其数,其中甚至不乏各忍村知名的上忍。

    有关此人的描述不多,问题是京介所知道的那些,恰巧都能跟眼前的男子对应上,这很难让他不相信看似狂妄的话语后,可能隐藏着谁也不知晓的实情。

    “如果真的是和初代火影比肩的高手,我今日恐怕...”

    感受到敌人心中的动摇,角都隐藏在面罩下的嘴角微微翘起,身上浓郁的杀气引而不发,看起来更彰显了强者气度。

    这位从背后发动偷袭,如今逼得宇智波京介不敢妄动之人,正是未来的晓之北斗,角都。

    已然八十多岁的他,依旧活跃于忍界之中,享受着实力和金钱带给自己的快感。

    此番雨忍花费如此高昂的代价悬赏,他自然会被吸引而来,一路尾随之下,确认了身后没有其他猎手时他才终于出现在了猎物的面前。

    给猎物施加心理压力,享受其临死前的恐惧挣扎,这一向是角都必备的保留节目,虽说期间少不得会发生意外,可是他依旧乐此不疲。

    没办法,能够让接近百岁的“老人”兴奋,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为了取悦自己,角都认为有时候冒些风险也是值得。

    冷漠注视着身前猎物,目光在那双发抖的手掌上滞留了几秒,角都心中暗道:“应该快到极限了。”

    正如他猜测的那样,施加在宇智波京介身上的压力早已达到了临界点,既然猎物没有崩溃继续下去也是徒劳,不如趁早结束这场无聊的狩猎。

    他这边心态刚刚发生变化,受到气息牵引的京介立刻心有所感,脚底下查克拉猛然爆发,不退反进意图近距离跟敌人展开搏杀。

    瞳孔内两枚漆黑的勾玉疯狂旋转,动态视力提升至极限的京介,自问抢占先机的之下,哪怕敌我双方实力差距过大,敌人也不可避免的要吃个大亏。

    拥有写轮眼的他,有足够的底气不惧任何体术交锋的对手,同时在他心里,这亦是自己唯一获胜的机会。

    可是他的信心满满,最终只换来对手一句轻描淡写的询问。

    “仅仅只有这样吗?”

    话语间,充满了不可言喻的嘲讽,只是这位宇智波一族的成员目前没有精力去关注这些,他的注意力全都被脚下传来的异样响动所吸引。

    “敌人在下方埋入了陷阱?!”惊恐的疑虑刚刚从心中升起,紧接着一只缠绕了无数黑线的手掌破土而出,一举抓住了他的脚裸。

    秘术·地怨虞!

    意念一动,脱离身体自由行动的手掌,顷刻间抓起敌人的身体,自下而上整整轮了一圈最终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上。

    嘭!

    本就不是特别坚硬的土地,硬是被砸出了一个类人型的坑洞,不等里面的宇智波反击,手腕上的黑线瞬间从脚踝处钻进了他的皮肤,顺着体内血管,速度极快的朝着心脏处游动而去。

    “啊!!!”凄厉地惨叫声从坑洞中响起,可想而知里面之人受到了怎样的折磨。

    先前面对追杀者游刃有余的宇智波京介,在角都面前却好像是个刚从忍者学校毕业的小鬼,从心理到实力的差距宛如天坠。

    “结束了。”正当角都准备上前收取战利品的时候,神色突然一变,快速收回手掌的同时,无印而发的土矛之术瞬间启动,下一秒,数枚导弹从密林中袭来,将他以及周围的土地尽数笼罩。

    轰!!!

    颇为狼狈的从浓雾中一跃而出,自诩猎手却被人从身后偷袭的角都,心中的羞恼感可想而知。

    于是这位大龄忍者心中一横,也不管任务目标的情况,双手骤然合拢一发高压风球顷刻间抵达了敌人所在的森林。

    风遁·压害!

    这乃是一道等级很高的风遁忍术,临近目标所在的区域后它会进行大范围地炸裂,给目标及其周围造成巨大的损害。

    寻常上忍面对这种等级的忍术,一个弄不好也容易葬送在里面,可想而知角都从出手开始就没想着留下活口。

    可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气势汹汹的压缩风球刚一没入森林,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丝毫没有造成任何响动,意外的情况不由使得角都微微眯起了双眼。

    他心中清楚,自己今日恐怕是碰到硬茬子了。

    “怎么,阁下既然出手偷袭,现在难道又不敢现身了吗?”

    本来角都此话只是习惯性的试探,但他没想到敌人居然真的堂而皇之的从森林中走了出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