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0章 多管闲事

    宋玉婵最不喜欢别人哭,尤其是这么漂亮的姑娘哭,任谁看的都心生娇怜。

    “我好像是个女生哦?”

    宋玉婵摇了摇头,与彩衣问道,“彩衣姑娘,你要心情不好可以先休息,不用伺候我们!”

    彩衣连连摇头,俯身给宋玉婵都跪了下来,脸上生出惊恐的神色道,“客人息怒,莫要赶彩衣离开。要是让店主知道了,彩衣会被打死的。”

    “你先起来!”

    宋玉婵扶起了她,让彩衣带他们回房间,换个地方说话。

    有服务生端着碗筷,在后面恭敬的给他们送进房间。

    这酒楼最贵的房间,果真是与众不同。

    这座大楼都是用石块打造,里面看着像是一个山洞,四周都布满了花草。

    地面铺的是妖兽的毛皮,踩在上面软软的。

    里面的床不是大宋的那种木床,而是同样用皮毛做成,下面好像装了水。

    往上面一躺,这床呼啦啦的作响,软和舒服的让人都不想起来。

    这屋里,还真的有个很大的温泉池子。

    周围有四大神兽的雕像,从它们的嘴里不断喷出水花冲到中间。

    池子里泡着不知名的药草,上面弥散着一股雾气,站在跟前就能感受到浓浓的雾气。

    宋玉婵高兴的在里面欣赏了下,哇,哇,哇的惊叫个不停。

    她回去后在餐桌前坐下,与武松和燕青轻笑道,“瞧见没,这钱花的也不冤枉吧?”

    武松和燕青对这个房间没兴趣,看了眼彩衣,示意宋玉婵说正事。

    宋玉婵一拍脑袋,差点忘了上来是做什么了。

    她与彩衣问道,“彩衣姑娘,现在你可以为我们说说了,我们看看能不能帮上你什么忙!”

    彩衣弱弱施礼道,“客人容禀,小女本是这两界关蝶族谷的公主,与姐妹们整日游戏在花丛之中,生活无忧无虑,没有一点烦劳。可是前些日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一大群修士闯入我们蝴蝶谷里,说是要探求什么宝物。我们的家园被毁,族人惨死过半,只剩下了年轻的姐妹被抓过来当了奴隶。刚才客人们喝的花解语,正是我们蝶族酿制。小女见到,睹物思情,因此哭扰了诸位。”

    “原来是这样!”

    宋玉婵三个点了点头。

    这种三不管的地方,实力为尊,发生这种事情,他们也帮不上什么忙。

    宋玉婵不是那种愣头青,听风就是雨,非要坚持什么替天行道的事情。

    彩衣说完,她也只是表示了下同情道,“彩衣姑娘,世事无常,你也不用太伤心了。即是你们族人酿的酒,你也坐下来喝点吧?”

    武松和燕青松了口气,生怕宋玉婵一冲动,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他们三个的修为,在这里实在不够看的。

    彩衣摇着头,站在一旁不敢放肆。

    宋玉婵拉着她坐下,与她亲自把酒满上。

    这花解语果真清香无比,里面花香味四溢,与其他的粮食,水果酿制的酒完全不同。

    彩衣端起来喝了口,一会趴在桌上更加伤心的哭了出来。

    宋玉婵拍了拍她的肩膀,与她安慰道,“彩衣姑娘,你也别太难过了。我虽然帮不了你整个族人,但是帮你脱身还是绰绰有余。待会和去跟你们店主谈谈,给他点钱,让他放了你就是了。”

    彩衣红着眼睛起身,看着宋玉婵发愁道,“可是彩衣即便脱身,过不了多久还是会被他们捉回来的啊!”

    宋玉婵揉了揉脑袋道,“这倒也是。”

    她问彩衣道,“那你们在这里有什么厉害的靠山?”

    彩衣想了想道,“我们的祖上跟精灵王国的关系很好,要是去了那里,应该会受到他们的庇佑。”

    “精灵王国?”

    宋玉婵稀奇道,“他们住在那里?是妖怪吗?”

    彩衣道,“他们住在这两界关的深处,是森林和大地孕养出来的族群。不是人,按照你们人类的说法,可以叫妖怪吧!”

    宋玉婵想了想道,“我们正好要进这两界关,也许可以帮你送过去。”

    “真的?”

    彩衣惊喜的长大眼睛,马上给宋玉婵跪了下来道,“我妹妹花衣,露珠,小舞,风铃都在这家店里,还请姑娘一起救了。到了精灵王国,我一定求他们偿还姑娘。”

    好家伙,这一家子啊!

    宋玉婵头大的看了眼武松和燕青。

    两人都是冲她勾了下嘴,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

    眼下他们三个被人追杀都自身难保,还有心情在这里帮助别人。

    这俩师兄,很无奈啊!

    不过宋玉婵话已经说出口,不帮显得自己没有侠义之风。

    她伸手把彩衣扶起,与她笑着道,“这个忙,我帮了。你们不用给我什么报酬,到时候给我酿造点酒水就行了。”

    “这个不难。”

    彩衣高兴的摸着眼泪,对宋玉婵很有信心。

    这个小姑娘能睡得起这个贵的房间,绝对不会是普通人。

    吃过饭,宋玉婵决定泡个药水温泉,明天再和彩衣的老板去谈赎人的事情。

    她让武松和燕青帮忙守着门,在彩衣的照顾下,换上这里特制的轻纱浴衣泡进了里面。

    温泉的水有一点小烫,下去后毛孔张开,身上的皮肤马上变成了红扑扑的样子。

    宋玉婵享受的靠在上面闭上了眼睛,出来这么长时间,还没有这么舒服的泡过澡。

    彩衣给她身上浇着水,小心伺候着给她洒了下花粉,与她夸奖了一句,“客人,你的皮肤真好。”

    宋玉婵高兴道,“是吗?好多人都这么说。”

    她可不是自吹,虽然年级还小,但是她的身上有一种特别引人的味道。

    即便是她的师傅,也经常夸她长得好看。

    她跟彩衣吩咐道,“你别叫我客人,叫我玉婵就行了。”

    “这怎么能?”

    彩衣惊吓了下,哪里敢直称她大名。

    宋玉婵看着她惊吓的小模样,一阵同情道,“这姑娘得受了多大的罪啊?”

    她在里面笑着招呼,“彩衣,你也下来咱们一起泡个澡呗!”

    彩衣脸一红,满是羞涩道,“这,这怎么可以。”

    宋玉婵拉住她的手直乐,“怕什么,我又不是男人!”

    她把彩衣拽进了里面,与她在温泉池里欢笑打闹了起来。

    武松和燕青守在门口喝着酒,一脸惆怅的寻思,什么时候赶紧回神州去。

    和宋玉婵在一起,实在是太危险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