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0司库事变

    于是,苏笠森、凌云、曲杉仨人略微不是那么好的脸色,静静地看着玉树临风的秦宇军。

    秦宇军身型偏瘦长,但他身上外罩战神殿霸星级制式机甲、内穿贴身战星级护甲,一条星罗城出产的武装机甲腰带……最次的也是一副简易款自带能量转换器凹槽的刺刀手套。

    看起来不仅外型饱满结实强劲,且看起来就贵!

    出身名门的周林欣儿,虽然不认识苏笠森、凌云、曲杉仨人身上无标识款的装备,但认得秦宇军身上的价值不菲的战神殿专属订制限量款装备;

    不说这些,单凭她秦宇军的名头,随便在战网上查下资料,就知道他腰间武装带上佩挂的战刀,就是帮他立下无数功勋的霸星级战刀,这一柄刀就足够抵得上周林氏一族的大半积蓄价值。

    也不怪周林欣儿像个怀春少女似的发花痴,如果她能钓上这只金龟婿,别说周林氏继承人‘少主’的位置了,就是家主也能许给她当;但有了秦宇军,她还要什么区区周林氏一族的家主位置!经由秦宇军‘推荐’进入战神殿,随便谋个工作量少油水肥润的差事,那还不简单!

    周林欣儿此即小脸兴奋得通红,霎时间,她连自己跟秦宇军所生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就在这片刻,人生达到了巅峰!

    只是,她不知道,笑容僵硬的秦宇军心里在想什么——

    “秦哥,我跟你介……”

    周林欣儿撩了撩头发,将它轻轻挂在耳后。

    “内个,你先回去吧。”

    秦宇军笑得有些僵,声音沙哑干涩,“我明白,这架机舱内的运输物资,跟你们周林氏无关。”

    他颤着手指,点了下曲杉,“我只找他们,无关者,先回避!”

    “呃,好……好哒!”

    周林欣儿莫名开心起来,“欣儿很听话哒,这就走。”

    她转过身来,变脸般,面色立即晴转阴,走近仨人,低声要挟道:“你们仨个,知道怎么说话吧?我会盯着你们的!”

    说完,还朝秦宇军回眸一笑,摇曳生姿地‘啪啪啪’踩着恨天高,快步远去。

    “……嘶!”

    曲杉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这小娘皮……要死啦!”

    “……不关我事啊。”

    秦宇军见他面色不善,赶紧补充解释,“我刚回来呢,立马张罗替安排你们,都没怎么跟周林氏的人接触;从莫里森莫帅那儿死皮赖脸、软磨硬泡,才接手了这边税库的工作;刚完成库藏物资盘点……”

    他太聪明了,是想打‘没功劳也有苦劳’的苦情牌。

    “行啦。”

    曲杉翻个白眼,“说得你有多惨似的,税库盘点可是一份肥差!”

    “咳咳咳……”

    秦宇军当即被口水呛住了,“曲老大,您别瞎说啊,我、我可是两袖清风,如今元老会风纪这块查得严着呢,谁敢上下伸手?!”

    他哭笑不得地望着苏笠森:“帝、呃……苏哥,您可要为我做主啊,要不是……我也不会来接这么繁琐的工作,执行完巡航任务,回来好好睡一觉休息养足精神,不是更好?!”

    “少装!”

    曲杉瘪瘪嘴,“你这人就是不禁逗,无趣;还等什么,带我们去取专属战机!”

    “……好哒!”

    秦宇军见苏笠森颔首,松了口气,带他们仨人前去禁封物资仓库……

    “怎么回事?”

    到地儿,库房前大门洞开,里面许多人正在忙活往外搬运东西。

    吓得秦宇军心脏都差点骤停。

    他抓住一个年约四旬样貌周正威严的三星银将……的胳膊。

    颤音问道:“老柽,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下了禁令,这边封库么?!”

    “秦宇大公。”

    那老柽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你才来,可能不知道,军政司早有明文规定,打开税库主司禁封的库房,除了持有主司的令条外,还可持有三位副司共同签署的解封条令。”

    他递给秦宇军一纸条令,上面清晰盖着三个血红的大章!

    “嘿!有意思。”

    秦宇军不怒反笑,他接过纸条,便塞进了自己衣兜里,“你回避下,这里没你事了。”

    “好哒。”

    老柽很果决便转身离开,擦肩而过时,轻声道:“如果里面东西不重要,暂时不要跟他们硬怼,我已经上报莫帅;到时,他们吃进去多少,再双倍吐出来就是了。”

    这是在劝诫,让秦宇军不要蛮干硬拼。

    他对苏笠森、凌云、曲杉仨人,视如不见,径直离开。

    “你的人?”

    曲杉眉头一挑,“挺有性格的!”

    “不是。”

    秦宇军看了看老柽的背影,“我以前的老班长,他就这样性格,你们别在意啊。”

    他小心看向仨人,尤其是苏笠森、凌云俩位大佬。

    弱弱问道:“要不,你们先回避下,我来处理?”

    “不!”

    曲杉果断反对,“我们来了,看见了,就不会当做没看见,否则,心里会堵得慌。”

    “你小子也太……哼;自己地盘,居然被人算计……”

    “看你曲老大哒,给你将这司库位置给坐稳了!”

    苏笠森、凌云本来不想介入这样的小事。

    其实秦宇军的名头和身份地位,足够摆平此事。

    但曲杉这货估计是闲得无聊坏了,又在周林欣儿那儿受到极大刺激……

    他想撒气,便由着他去好了。

    “停手!”

    曲杉先秦宇军一步,跨入库房内,见那些人正在拆卸里面几架禁封的战机、密封箱件等,便焦急大吼一声。

    他好歹还有点数,只是显露出六星级巅峰的威压气势;但这一声咆哮,声震全场。

    一切工装和机械设备的运转声音,随即很快都停了,现场安静的紧,落针可闻。

    “……你,你他么谁呀!”

    二十几个身穿战神殿标准制式战斗型机甲的大汉,面色不善地围了上来。

    领头一人面白无须,一对黢黑的眼圈、略带苍白无血的焦黄脸、浑浊俩眼布满疲累的血丝,一副酒色过度的憔悴样儿,毫无生气,但整个人凶戾异常,一看就是脾气暴躁易冲动的莽汉。

    他当先跨出几步,大有一言不合便开打的趋势。

    “我们来取回我们的东西,让开!”

    曲杉褪下头盔面罩,刚被苏笠森、凌云俩人恶搞剃掉的胡渣子,显得有些颓废风。

    “噗!”

    莽汉发黄的眼睛一呆,随即笑喷,“哈哈哈,小样儿,还挺逗的!”

    他身后的那些大汉们具都哈哈狂笑起来。

    “……”

    曲杉给笑懵了——难道他长得就像个笑话?!

    有些怀疑人生了都。

    一股无边怒火,忽的打从他心底里滋生而出……

    “嘶!好冷……”

    莽汉一个激灵,连同他的小弟们也都像被掐住喉管的叫鸭,笑声骤然断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