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这双眼睛我要了

    叶凡从唐平凡院子出来后,在车上发呆了十几分钟。

    唐平凡的话带给他不小冲击,也让他原本游离叶堂的心,又无形中收了回去。

    他突然发现一个荒缪的理论。

    父亲这样的好人是不会让唐平凡他们忌惮的,反倒是蛮横的老太君能够把五大家压的死死。

    这世道还真是让人看不懂。

    发呆一会后,叶凡看看窗外雨水,随后启动车子回了金芝林。

    外面的世界太残酷,太尔虞我诈,唯有在金芝林,叶凡才能找到些许温暖和安宁。

    回到医馆,叶凡换了一身衣服,随后找了一张台子坐诊。

    他一边看病,一边跟病人拉家常,只是情绪始终没怎么好转。

    中午的时候,叶凡没什么胃口吃饭,想要啃一个面包了事,苏惜儿却给他端来一碗热乎乎的米粉。

    米粉斋兮兮的,除了两根青菜,连一块肉都见不到,叶凡更加没有胃口。

    他找借口拒绝,苏惜儿却倔强地不理会,站在旁边非要叶凡吃下去。

    “你啊,就一根筋。”

    叶凡很是无奈,但清楚苏惜儿性格,只好拿起筷子吃米粉。

    结果一搅拌,两个荷包蛋冒了出来,还有一小块肉饼,让叶凡眼里多了一抹惊喜。

    叶凡轻声一句:“谢谢!”

    苏惜儿显然看出自己心情不是太好,所以就在米粉下面埋两个荷包蛋给自己惊喜。

    方式简单,也不算惊艳,甚至还有点老套,却莫名让叶凡心情愉悦了几分。

    “惊喜不惊喜?”

    “惊喜!”

    “香不香?”

    “香!”

    “好吃不好吃?”

    “好吃!”

    苏惜儿一脸温柔看着叶凡问道:“心情好点没有?”

    “好多了。”

    叶凡笑着吃起来:“谢谢你的荷包蛋。”

    苏惜儿弱弱开口:“我不懂你的事情,也帮不上忙,只能用这种方式试试了。”

    “以前我不开心不想吃饭的时候,吴婶就是这样让我高兴的。”

    苏惜儿很是认真地开口:“她说,比期盼多一点,就是惊喜,就会让人开心。”

    叶凡一怔,随后一笑:“吴婶说的很对,比期盼多一点,就是惊喜。”

    他现在的期盼就是尽快找到宋红颜,然后说一声对不起,比期盼多一点,那就是原谅自己了……“呜——”话音刚刚落下,金芝林门口就开来了五辆丰田商务车。

    接着,车门打开,六七支雨伞啪啪啪打开,好像蘑菇一样好看。

    没等叶凡看清什么人,几个黑衣青年搬出三捆红地毯,从中间的黑色商务车一直摊放到金芝林门口。

    红彤彤的很是刺眼,也吸引了孙不凡他们跑出来查看。

    随后,地毯两侧错落着站立十五个黑衣青年,手持大伞遮掩着红地毯通道,还一个个神情毕恭毕敬。

    孙不凡止不住嘟囔一声:“靠,什么人啊?

    女王出巡?”

    几乎跟着话音响起,黑色商务车门打开,一只白色皮鞋踩了下来,很修长,很笔直,还有着高高在上。

    叶凡凝聚目光望去。

    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从车里钻了出来,一米八的个子,鼻子十分挺拔,眼睛很大,眉毛很浓,乍一看去像金城武。

    他头发梳的跟赌王周润发一样笔直,穿着一身阿玛尼白色西装,手里拿着一块白色手帕。

    他高傲又厌恶地扫视四周一眼,随后踩着红地毯慢慢前行。

    一个朴实无华的木讷老者紧紧跟在他身后保护。

    “这哪家的大少出巡啊?”

    吃完饭的华烟雨见状也嘟囔一句:“看个病,又阿玛尼,又地毯,比郑俊卿还要骚包。”

    叶凡一边让孙不凡他们退后,一边吃着米饭挡了过去:“午休时间,暂不看病,要想诊治,一点半再过来。”

    他对这些人感觉不是很舒服,所以摆出拒人千里的态势。

    “你就是那个不被叶家认可的叶凡吧?”

    阿玛尼青年走入了金芝林,用手帕遮着鼻子冷笑一声:“也就是你打伤我弟弟武田天川的?”

    他还扫视了金芝林众人一眼,眼神从头到尾都是不屑,只有看到苏惜儿的时候一亮。

    武田天川?

    叶凡脸色微微一变,抬起头望向了阿玛尼青年:“你是武田秀吉?”

    他没看过武田秀吉的真容,但从对方阵仗以及称呼,就能推测出对方是什么人。

    “不错,有点道行,怪不得血医门在你手里吃那么大亏,怪不得天川被你打得也半死不活。”

    武田秀吉一边捂着鼻子,一边绕着叶凡转起圈来:“你的确有做我对手的资格。”

    他在苏惜儿附近停下,又望了她一眼,对她的眼睛流露着炽热。

    苏惜儿心里一慌,下意识退后了几步。

    “是来看病的,就在等候区休息,不是来看病的,就给我滚出医馆。”

    确认对方是血医门太子后,叶凡没有给半点好脸色:“这里不欢迎你。”

    他跟血医门不死不休,还让天川躺医院,双方哪里可能有交好的机会?

    “你不该说这种话。”

    武田秀吉阴柔一笑,笑容带着说不出的森冷和寒意,让苏惜儿她们莫名打了一个寒颤:“一你已经伤了天川,欠血医门一个公道,二,这么自大容易招惹到我。”

    “我一生气,后果很严重的。”

    “我知道你杀了宫本但马守,也知道是你杀了象国第一高手龙婆幡,但这不代表你无敌于世。”

    “血医门推测出你是地境巅峰高手,但不怕告诉你,我也是……”他贴在叶凡耳边轻声一句:“所以你伤不了我。”

    叶凡眼睛微微一眯,重新审视着武田秀吉。

    他多少有些意外。

    “我能成为地境巅峰高手,说起来其实还要感谢你。”

    武田秀吉眼神戏谑看着叶凡,只是始终没有拿掉鼻子上的手帕:“你杀了宫本但马守,还让三大天才一死一昏一背叛,更是喊着要去阳国挑战十大天骄。”

    “血医门惶恐,阳国惶恐,担心被你光明正大诛杀年轻一代。”

    “于是举国之力协助我这个万里挑一适合改造的人突破。”

    “这半年来,无数指点无数药材无数改造,像是山丘一样往我身上堆积。”

    “经过最后一轮改造,我终于突破到地境巅峰,成为阳国年轻一代最强,昔日让我仰慕的山本他们全成垃圾。”

    “我韬光养晦多年的母亲也因为我强势突破,轻而易举成为血医门新一任门主。”

    “所以我来了神州,当然要来看看你这个恩人了。”

    他皮笑肉不笑开口:“叶凡,是你成全了我……”“我这样成全了你们母子,那你们是不是该说一声谢谢?”

    叶凡脸上没有半点波澜,大口咬了一下荷包蛋,汁水四溅:“当然,你要送十亿八亿给我,我也不会拒绝。”

    他表面风轻云淡,心里却震惊不已。

    阳国人还真他大爷的疯狂,为了防止自己挑战天骄,举国体制打造一个怪物出来。

    从武田秀吉的话能分析出,改造武田秀吉身体突破到地境巅峰,阳国人怕是耗费价值千亿的人力物力成本。

    一千亿,让苏惜儿买菜,怕是能吃几千辈子。

    “呵呵,宠辱不惊?

    有点意思。”

    武田秀吉笑了笑,离开叶凡几步,免得被汤汁碰到:“也不知道你是故作镇定,还是真的那么从容,我今天过来就是想要告诉你。”

    “这世界不是你一个人的世界。”

    “你欠血医门的债,我一定会讨回来的。”

    接着,他又望向人群后面的苏惜儿一笑:“还有,她这一双纯净的眼睛,我要定了。”

    苏惜儿身子一冷。

    “轰——”叶凡脸色一寒,一碗米粉砸了过去。

    同时,他对着武田秀吉就是一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