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法医旁听生

    如果鹿岛明潜伏在东京大学的话......

    长谷川开始翻看自己在笔记本上面记录着的其实成员的信息,这是他从玫瑰庄园会离开之后,暗中记下来的。

    而且采用检索的方式把所有的名字都拆散了,重新组合的方法只有他自己知道。

    东京大学......伊志良俊。

    代号......教授。

    就是这个人了!

    长谷川一郎感觉振奋无比,因为这一次,他终于抓到了鹿岛明的尾巴!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从东京大学之内把鹿岛明揪出来。

    不过想要找到鹿岛明,还需要换位思考。

    如果自己是鹿岛明会如何去做?

    伊志良俊是法学的教授,那么鹿岛明大概率会冒充法学的学生进去上课。

    因为这样才更有机会接触到对方。

    其实他也有想过会不会变成老师或者是学校的清洁工什么的,但最后他还是选择了放弃。

    清洁工能够和教授接触到的几率实在是不大。

    而老师......一个人就算再天才也要讲究基本法吧?

    一个高一都没上完的中学生,冒充教授给大学生讲课?而且还是在人才济济的东大?

    而且还是著名的秃头专业法学?

    这绝对不可能!

    所以这个是最先排除的。

    至于鹿岛明扮演的是新生还是老生,那不用说肯定是新生。

    老生虽然更容易隐藏,但同时风险也会更大,还是新生好,没人认识,更容易发挥。

    而且新生如果表现出色,那肯定是会得到教授的青睐的。

    所以他只需要筛选大一刚入学的,成绩优异的,积极的法学部新生就好。

    只是这个消息他还不能告诉高崎杉,因为他不能泄露他手里有骑士组织名单的事情。

    ......

    回到鹿岛明这边。

    这是他在东大第二天上课,也是他上的第二堂课。

    让鹿岛明都没有想到的是,这次鹿岛明上课直接所有的座位都坐满了。

    但很遗憾,昨天遇到的那个女生并没有来。

    鹿岛明依旧按照前世的记忆结合现在的课本来给学生们讲课,其实鹿岛明对于现在的课本也不是完全了解,他只是用自己开了挂的大脑,把自己所要讲的这堂课的知识点都背下来,又把相关的法案条例背下来。

    应付上课足够了。

    早坂月香在下面听着,虽然尺间老师给他们也就上过两次课,但她觉得自己已经喜欢上了这个老师的课。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个老师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但这也仅仅是感觉而已。

    一个人在很多时候都会对某个陌生的事物或者是人产生一种没由来的熟悉感。

    都是正常现象。

    所以她并没有多想。

    就是不知道尺间老师什么时候能讲到关于鹿岛明的案件。

    今天晚上还要去一趟自己的叔叔那边,也不知道到时候该如何安慰自己那个堂妹。

    让人发愁啊。

    下课之后,鹿岛明先是回到办公室里面呆了一会,中午和小葵老师一起吃了饭。

    小葵老师住的是教师宿舍,所以是自己带饭吃的。

    吃到一半,小葵老师忽然收到一条短信,放下手机。

    “尺间老师,不好意思,我的学生那边出了一些问题,我得过去看看。”

    “没关系的,那饭盒要我帮你带回去吗?”

    小葵老师迟疑了一下,然后报以感激的笑容:“那......麻烦尺间老师了。”

    “没关系的,小葵老师知道医学院的法医专业的老师在哪里吗?我想趁着休息时间过去看看。”

    小葵老师连忙大概讲了一下防卫,说完急匆匆的走了。

    鹿岛明三两口把剩下的便当吃完,去医学部的时候顺便把小葵老师的饭盒送回办公室。

    东大,医学部。

    由于鹿岛明刑法学教授的身份和这短短两天之内打下的知名度,很快就办理好手续,去旁听法医专业的课程。

    毕竟一个留学回来的新人老师,还这么爱学,年轻,长的还帅,身份同僚的法医老师自然不会拒绝。

    下午两点就有一节实践课,鹿岛明照例去旁听。

    现在这里是医学院,虽然他们有些人听说过法学院那边来了一个很有趣颜值超群的刑法学老师,不过那对于他们来说海太过遥远了。

    现在他们还不能学习那些课程,因此就算见到鹿岛明也不认识。

    法医专业虽然沾法又沾医,可实际上却是姥姥不亲舅舅不爱,虽说整个霓虹有执照的专业法医才不过150个左右。

    只要技术过关,就也很方便,可法医这个行当工资没有律师和医生高,干的活却比他们都脏。

    而且出人头地的机会实在是不多。

    这一点鹿岛明在参加实践课的时候已经了然于胸了。

    一共只有三十多个学生,这大概就是所有学法医的学生了。

    而且这些人到时候估计至少有一半毕业之后不会选择这个专业,在剩下的一半当中估计至少三分之二的人干一段时间后会转行。

    能够留下来的,那是真的热爱了。

    “同学们,今天我们上实践课,首先我们要感谢大体老师,这名老师原本也是我们学校教授法医的老师,但在分娩的时候不幸去世。”

    感谢大体老师是学医人的优良传统。

    大体老师将自己的遗体捐赠出来,毫无疑问是巨大的付出和风险。

    更不用说她原本就是大学的教授。

    不论生前还是死后都将自己的一切奉献给了教育事业。

    鹿岛明也满怀尊敬的致以敬意。

    “好,由于我们的大体老师生前怀孕,所以我们要学的东西也从这方面开始讲起,孕妇的身体结构,这都是知识点同学们,如果以后你们成为了一名法医,尸体是一名孕妇,你们要如何做,内容全在这一堂课里面了。”

    鹿岛明用心的听着,这也是他从未接触过的领域。

    “首先,我想给大家讲一讲羊水,羊水在妊娠早期为无色透明澄清液体,如果足月羊水略浑浊不透明,可见羊水内悬有小片状物,那么这里我想问一问大家,这些小片状物是由什么构成的?”

    说这下面的学生思考了一会开始断断续续的回答。

    “毛发!”

    “胎儿脱落表皮!”

    “白蛋白!”

    但回答也就到这里为止了。

    教授看大家只说出了这几样,又看了看在后面认真听讲的鹿岛明,心中忽然升起一个有趣的念头:“这位同学,你来补充一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