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章 露宿

    方栋梁的举动,使得万剑盟其他人俱是脸色一变,闭月薄怒道:“栋梁,你就这么轻易的就把丹药给了他?”

    ?“有什么不可以吗,对我来说,只要有药材,炼制这种丹药,完全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还给他又如何,难道我们万剑盟还缺药材吗?”方栋梁说道。幽说,“可是炼制这种丹药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这是一枚九转还阳丹,还是非常难得的。”她说话的语气,和之前略有不同,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傲慢,方栋梁竟然能够用已经炼制过的药材,炼制出了一枚丹药,这在她看来根本就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她实在不明白方栋梁是如何做到的。

    ?“这并没有什么难得,对我来说是手到擒来的事情。”方栋梁说道。他并没有说谎,对拥有浴火镇天鼎的他来说,炼制出这样的一枚丹药,的确是轻而易举之事。

    ?方栋梁把丹药放到了万震天的手中,万震天反而又不要了,又将丹药递还给了方栋梁,说道:“仙兄你当真了吗,其实我只是跟你开玩笑的,她们说的不错,这枚丹药它的确属于你,我还没有这么不讲理,还给你。”

    ?万震山竟然又将丹药还给自己,方栋梁不禁有些惊讶,却也没有拒绝,拿起了丹药道:“那好,既然如此,我就却之不恭了。”

    ?“不过我有一个问题要请教方仙友你还望仙友务必赐教。”万震山道。方栋梁说,“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我之所以能做的到这种事,是因为我的丹炉,我的丹炉很奇特,它叫浴火镇天鼎。”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脸色全都变了,因为在场修者们,竟然都知道浴火镇天鼎。方栋梁反而被众人震惊的表情给吓了一跳,“怎么了,你们这是什么表情?”

    ?“这怎么可能,浴火镇天鼎乃是上古第一邪物,怎么可能会被人拿来炼鼎?”一名白发白衣白眉,全身上下除了那一双黑色的眼睛之外、无一不白的女子,走了过来道。

    ?方栋梁叹了一声气,“我刚才所用的东西的确就是浴火镇天鼎,“事无绝对,还请大家不要道听途说,妄下定论。”

    ?“但这的确很难办到,据我说知浴火镇天鼎是谁也碰不得,你刚才竟然它来炼丹,简直不可思议,在我们看来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白衣女子道。方栋梁说,“这位仙姐你有所不知,我之所以能够使用浴火镇天鼎,那是经历了一段奇遇,还因此而险些丧命,我已经说过,任何一件事情都不是绝对的,虽然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是这浴火镇天鼎的确只有我能使用,刚才的那枚丹药之所以会炼制成功,当然是浴火镇天鼎的功劳。当然了,我在人界也算的上是一名出类拔萃的炼丹师,炼丹我当然会。”

    ?众人听了皆露出惊讶之色,你看我看你,议论纷纷起来。

    ?就连万剑盟的几个人也不例外,除了闭月外,其余人也都是今天才知道方栋梁拥有浴火镇天鼎这件事。

    ?“方仙弟,你竟然拥有浴火镇天鼎这等上等邪器,为什么从来没有听起说起过?”猫讶道。方栋梁失笑,说,“猫仙姐你难道没有听说过财不外露这句话话吗,这种事情我干嘛要主动说出来。”

    ?猫无言,她发现她实在是问了一个很“傻瓜”的问题。

    ?“这么说浴火镇天鼎就只有你能使用?”寒冰道。方栋梁点了点头,“当然,此物到底有多危险,大家都是阅历非凡之人,当然对此很清楚。”

    ?众人皆沉默了,因为浴火镇天鼎的确可怕,修为再强的人,都抵挡不了起能够瞬间将一个人的灵魂毁灭的燃魂之力!

    ?方栋梁道:“诸位大可放心,这浴火镇天鼎我虽然能够用它来炼丹,却不能借助它的力量来伤人,此物对于我来说,最大的用处,反而是用来替人疗伤的,因为虽然它有燃魂之力,但其却能散发温阳之气,能够替人驱除体内的邪气。”

    ?张千这时开口道:“既然事情已经说清楚了,那么我们的炼丹大会继续开始吧,继续。”

    ?很快,新一轮的人上台。

    ?……

    ?因为人数众多,所以当所有人皆上过台后,时间已经不早,已近傍晚,之后张千就宣布道:“好了,时间不早了,大家都是修仙之人,接下来就是我们的静修时间,炼丹大会明天继续。”

    ?方栋梁抬头看了看天色,发现时间真的已不早,就向幽问道:“那个幽仙姐啊,我我看这玉池山除了这玉池玉台外,空无一物,我们今晚该不会就露宿荒野吧?”

    ?“我们乃是修仙之人,露宿荒野又有何不可,大家都是如此,而且晚上还会有丹会表现。”幽说道,“你以为我们炼丹师共聚这玉池山,只是会了炼丹吗,我们还会论仙赏月,把酒言欢。”

    ?方栋梁听后真的惊了,吃惊说道:“不会吧,不是说修仙之人最重要的就是要忘记七情六欲吗,你们为何要在此地把酒言欢?”幽说道:“我们可是炼丹师,炼丹师虽然也是修者,但我们最感兴趣的事情是炼丹而非其它,至于要真正的舍弃七情六欲,人非草木,又有谁真能做的到?”

    ?方栋梁听后不由点了点头,有感而发道:“说的也是啊。”

    ?幽却突然一笑,又说道:“倒是你方仙弟,之前是我一直低估了你,没想到你竟然能够驱用浴火镇天鼎,还能够拿浴火镇天鼎来炼丹,仙姐我对此是相当的羡慕,不过你我同是万剑盟的人,以后可要多多合作啊。”

    ?“那是当然。”方栋梁说道。

    ?幽微笑,然后就转身去找思琪等人了。

    ?“她不该是看上你了吧?”闭月来到了方栋梁的身边,说道。方栋梁看着幽说,“难说啊,我这么玉树临风的一个人,被人看上也正常啊。”闭月冷笑,直接拿手捏住了方栋梁的耳朵,“你说什么?”

    ?“疼疼疼……!闭月,你疯了,快放开我,我是开玩笑的啊!”方栋梁惨叫道。

    ?“你们在干什么?”寒冰在二人身后讶道。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