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你,太蠢了。”

    林克嘴角咧开,露出了阳光灿烂的笑容。

    眼前这名少年,名为李察·帕克,和自己一样,都是海洋学院三年级学员,不过对方的职业等级要更高一些,如今已经是四级术士了。

    按照对方现在的修炼速度来看,等他毕业的那天,如果一切顺利,再加上一些机缘,甚至有可能达到八阶的水准!

    要知道,成名多年的【禁术骑士·钢铁之韧】,光看其位阶的话,也才到九级的水平而已。

    李察的天赋,可见一斑。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林克和李察是同类人。

    两者都是父母双亡的战争孤儿,都属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典型代表角色。

    不过在为人处世方面,却是两个极端,这家伙永远是一副别人欠了他十万金币的模样,成天到晚脸上都好像写着“不高兴”和“别惹我”,气压低沉。

    这也是李察明明模样帅气,实力强大,却人缘很差,几乎没什么朋友的缘故。

    “笑什么?”

    李察眼神阴鹜,感到自尊心被刺痛的他,语气略显狰狞:“我很可笑吗?你觉得我的挑战,是个笑话?”

    他早就知道,自己所为的“天赋”,只是比普通人高上一筹罢了。

    和真正的超级天才比较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远的不说,光是剑士学院的张妙然,自己和她比起来,就差的太远太远,简直不在同一个档次上。

    人家可是早早用施展证明了自身实力的——斩杀八阶海怪,如同砍瓜切菜一般,轻松至极,甚至连汗都没流多少,更不用说流血了。

    至于那据说年龄比李察大不了多少、站在一起大概率会被当成他同龄人的周哲……

    李察甚至都不敢认真思考两者之间的差距。

    每当他想要拿周哲做对比的时候,他的潜意识就会让他去想别的。

    “你这人啊……”

    林克摇了摇头:“用周哲大人的话来说,就是‘自我意识过剩’,骄傲的过头了。”

    “你以为,自己是帕克家族的人,就天生高人一等,所有人都不应该比你强?”

    李察·帕克听到这里,双眸瞬间变得一片血红,牙齿咬得咔咔作响,毛孔之中开始一点点往外散发出浓重的硫磺气息,鼻翼之间也开始冒出火星:“闭嘴!”

    “你以为你是谁?也配对帕克家族的荣耀评头论足?”

    听到这话,林克叹了口气,把手指关节捏的咔咔作响:“这种思维,其实是非常错误的!”

    “周哲大人说过,真正高贵的,是精神和灵魂,而不是血脉!”

    “每个人生来平等,未来都有着无限的可能和希望。”

    “不过看你这个样子,应该是不太能听进我的话了。”

    “走吧!去‘擂台’上打一场!”

    “用拳头说话,说服力会更强一些。”

    听到这里,李察·帕克忽然冷笑一声,硫磺气息似乎变淡了些许:“我也是这么想的!让你看看,真正高贵的血脉所赋予我的,与生俱来的力量!”

    ……

    十分钟后。

    林克揉了揉有些酸涩的手腕,一只脚死死踩在李察·帕克的背上,依旧笑得灿烂:“怎么样?现在服气了?”

    对方的职业等级的确要更高一点,不过就战斗经验,却是差了太多太多,几乎没什么值得称道的技巧,一身能力也不成体系,存在着许多毫无意义的重复。

    用嘴巴喷火和用手搓出来的火球,明明威力相差无几,对方却在使用的时候摆出一副“我要放大招”的姿态,简直让林克想笑。

    而他这段时间,却跟在周哲身边,学了不少游侠的高阶技巧,从移动、闪避、探查到攻击、防御,拥有一套完整的技能体系。

    这些技能综合起来,合理运用之下,把李察·帕克打成狗也实属正常。

    “我……不服!”

    被揍到鼻青脸肿的李察·帕克艰难地挣扎着:“你只是运气好,拜周哲院长为师而已,如果我和你有一样的条件,一定比你更强!”

    林克听到这里,终于有些不耐烦了。

    本来他这三年以来,一直都是将李察·帕克当做追赶目标的。

    可现在,见到对方这偏执到极点,根本听不进人话的模样,林克就懒得跟对方过多纠缠了,只是冷笑一声,丢下几句嘲讽的话,便当场转身离去。

    “运气?或许的确是这样,能够跟在周哲大人身边学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但你投胎到帕克家族,天生就拥有术士资质,就不是运气了?”

    “既然大家都是靠运气走到现在这一步,而且你的实力更加弱小,那就收起你那令人不爽的优越感吧!”

    “同样作为战乱的受害者,海洋学院里面,除了已经被关押的麦克阿瑟和已经死掉的塞恩思伯里之外,没有谁是亏欠你的!”

    林克离开之后,李察·帕克没有立刻爬起来。

    走过擂台的路人们对他指指点点,他也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他的脑子里,反复回响着林克刚才说的话。

    不过脑回路有些异于常人的他,从这些话里面体会到的东西,并不是林克想要传达给他的。

    “周哲……院长吗?”

    “只要能够拜他为师,一定能够彻底灭掉苟纳哈营地吧?!”

    李察·帕克擦干净嘴角的鲜血,踉踉跄跄地走下擂台,朝着院长办公室的方向快步行去。

    ……

    “拜我为师?”

    周哲的目光在李察·帕克的身上停留了半秒钟,旋即回到办公桌的文件上:“我拒绝。”

    李察的瞳孔微微扩散,面上满是不敢置信的神色:“为什么?”

    “我的天赋,我的智力,我的血统,我的家族……”

    “各个方面的条件,都比林克那种废物更好才对!”

    “像他那样的废物,都能在你的调教下变成精英,我经过你的教导之后,一定可以变得更加优秀!”

    说到这里,李察面上浮现出一抹讥嘲之色:“难道你也和麦克阿瑟那个伪善的家伙一样,相信什么‘海洋守则’,觉得林克那样天赋平庸的家伙,更容易掌握?”

    周哲保持着书写动作,语气平静道:“并不是这样。”

    “要说原因的话,的确有……”

    “你,太蠢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