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谁是老板

    柳疏放也有些意外,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没了。

    也是太倒霉,这一瓶子肯定是砸在了致命部位,脑膜中动脉破裂,导致颅内血肿,没等到救护车赶来就结束了。

    酒吧里的客人已经跑了大半,还有的正拿手机拍照片发朋友圈,录视频发抖音。

    对他们而言,一条生命倒成了自己博眼球的工具。

    怒火中烧的男子,在冷静下来后,也意识到自己闯大祸了,顿时紧张不安,也没了嚣张劲儿。

    原本他占着理,如今他身上反倒背了一条人命,局势瞬间翻转。

    魏大强的腰板自然挺直了,与方才那个缩着脑袋的男子判若两人,指着男子的鼻子又吼又骂。

    “你妈的!我爸要是没了!拿不出五百万你就准备去死吧!”

    “我的天……”安若素十分无语:“这家伙现在居然还在想着钱?”

    柳疏放的感受和她差不多,这货看样子也真是个不成器的东西。

    不过如果他不成器的话,自己可能就有生意了啊!

    只是柳疏放也没有和老板的灵体搭话的意思。

    无论从各个方面来看,这种拉客的活儿,也是白娘来做最好。

    虽然之前的安启杰十分相信自己,但柳疏放心里很清楚。

    他并不是相信自己,他信任的是白娘。

    “你好像能看到我?”酒吧老板走到了柳疏放跟前。

    “我也能看到你。”白娘的身影出现在了他身后。

    老板下意识转身,看到白娘不由得怔了一瞬,这女人漂亮的就不像是人间的女子。

    而且周围的人显然也看不到她。

    “你也刚死?”这是老板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

    “我是白娘,负责带你去奈何桥的。”

    如果搁在以前,有人说他是带自己去奈何桥的,酒吧老板肯定觉得他在扯淡子。

    但现在,一些曾经无法解释的事情出现在了面前。

    “如果你有什么遗愿,可以和他说,或许我们能帮你。”

    男子点了下头,回头看到救护车和警车都已经到了酒吧。

    医生护士在对他进行了检查之后,宣布已经抢救无效。

    一听说人死了,酒吧里的人又少了大半。

    如果只是受伤,大家还不会那么怕,但真的死了,不少人心里还是有点慌。

    魏大强当下跳脚,嚷嚷着要男子至少赔500万,否则就要把他枪毙。

    眼看着这一幕,老板的情绪低落又哀伤:“我在他眼里,真的还不如钱重要啊!”

    “你儿子的品性,我想你比我们任何人都要了解。”白娘轻声道。

    “是的。”老板的语气有着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他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就是不务正业,这酒吧要是交给他打理,不出一个月就要被他整关门。”

    “的确。”白娘点头道:“可能待会儿他就要从酒吧里拿钱了,反正你一走,这里不就是他说的算了。”

    “这家酒吧……你们能让它继续下去吗?”

    “如果你把它交给我,我只能保证,我们会尽力把它做好。”

    老板沉思了片刻,深吸口气:“酒吧每月的净利润在三万块左右,我把它给你们,但是你们每个月也要给我儿子分一些钱,无论如何,他总归是我儿子啊!”

    他很了解自己这个儿子,如果把酒吧交到他手上,不出一月肯定就被他玩废,最后什么都落不着。

    还不如这样细水长流,他也能一直拿些“分红”。

    “给他分多少?”

    “一万五吧!”老板说道:“就算奖励你们把净利润做到了十万,依然只需要给他一万五。”

    “老板,有一点你可能没考虑。”白娘轻声道:“酒吧里死过人,生意肯定不如以前,可能下个月净利润都不要一万五了。”

    老板微愣一下,这才意识到这一点,大多数国人对于死过人的地方总归有些膈应。

    “那这样吧!”老板说道:“净利润在三万块以下,你们分一半给我儿子,超过三万块的部分,都是你们的。如果酒吧实在经营不下去变卖了,你们可以拿走一半的资金。”

    白娘想了一想:“行,那我们去楼上,立遗嘱吧!”

    老板点了下头,望着不远处的儿子轻叹了一声:“房车我都给他买好了,能给的我都给了,如果他这一生还是活的丢人现眼,我也无能为力,我就这点能耐了。”

    一旁的柳疏放心底也有些莫名的滋味,作为父亲他完全是合格的。

    但作为儿子,魏大强就是个铁脑瘫!

    可是想想,自己连爸妈是谁都还不知道呢!

    ……

    没多久,安然若驱车来接人了。

    柳疏放和安若素一同出去,对着后者摆了摆手:“再见。”

    “疏放哥……”安然若微低着脑袋,有些不安地凑到柳疏放跟前:“明天姥爷要下葬了,我会去送姥爷一程的。”

    柳疏放点了点头:“如果你姥爷在天有灵,多少会比今天欣慰一些。赶紧回去吧!”

    “嗯,那……”安然若挥了挥小手:“拜拜!”

    ……

    酒吧里,警察已经带走了老板的遗体,凶手也被逮捕,魏大强跟着去做了笔录。

    酒吧虽然还没关门,但也没什么客人了。

    晚上,魏大强回到酒吧,马上把负责财务的文静白叫了出来。

    “现在酒吧有多少周转资金?拿出来给我。”

    文静白一听,当下有些紧张和为难。

    “怎么?”魏大强脸色一冷:“你还想独吞我家的钱啊!”

    “不是……”文静白连忙摇了摇头:“因为老板已经敲定了,这两天重新装修酒吧,需要挺大一笔钱。”

    “不装修了!还装什么啊!”魏大强皱起了眉头:“还有酒水,以后买假酒明不明白?我爸做生意就是太老实,假酒的利润多高啊!我爸每月三万净利润,我以后能做到六万!”

    周围的几个服务员闻言,低着头也不敢多说什么。

    “老板一直告诉我们,做生意要真诚,不能投机取巧。”文静白小声道。

    “现在谁是老板?就问你们现在这里谁才是老板?”魏大强怒气冲冲道。

    “问得好!”柳疏放两手插袋,大踏步走了进来:“魏大强你搞清楚,现在这里谁才是老板!”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