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又出幺蛾子了!

    那一幕不止姬朝和季孙行父看到。

    他们的护卫,以及一同过来的列国官员,还有外围的数万士兵,一起见证了那一幕。

    战场上很多人都在面面相觑,难以相信自己看到的为真实。

    进入攻击姿态的老吕家士兵,还有归于吕武指挥序列下的那些士兵,他们心里当然也震惊,下一秒却泛起了狂热。

    吕武抱着已经不成样子的粗圆木绞着城门破洞。

    他身上插着二十来支箭矢,不过也只是插着而已,没有造成实际伤害,城门破洞足够大就丢开圆木,抽出战剑率先杀了进去。

    老吕家的士兵紧随其后。

    在吕武逮住一个不是劈死就是捅死的开路下,他们杀进了城池中,分批堵住不断涌来的秦兵,一部分则是进攻城内上城墙的通道。

    正面战场的攀登已经开始。

    因为没有“咬钩”这个部件,木梯一再被秦兵推倒,吕武麾下的晋兵却是不管不顾。

    木梯倒了就再竖起来,一脸狂热地再次攀梯。

    有一些晋兵则是在朝城头丢有钩子的绳索,抓住绳索就口含匕首开始攀爬。

    从城门杀进去的晋兵越来越多,他们进城后看到的是吕武带着甲士在最前方大杀特杀,听从军官的命令抢攻通往城墙的过道。

    将过道占领下来,杀上城墙开始攻击秦兵。

    “仅是一次攻击……”姬朝感觉自己在做梦,不是那么确定地说:“杀上去了?”

    秦兵作战未必有纪律,却是异常凶悍。

    满城都在喊“城破了”,换作其余列国的军队早该崩溃,秦兵却是依然坚守岗位,战斗到被杀或是被俘。

    杀进城内的吕武,他抽空下达命令,让老吕家的甲士紧紧跟随自己。

    而吕武的身边,一次次地挥出武器下,躺满了死去的秦兵。

    秦兵看到哪位同袍一旦冲向吕武,下一秒就成为尸体,有勇气的秦兵反复冲上去,一次次变成尸体,其余人则是开始胆怯了。

    任谁看到寒光一闪,不是脑袋掉了,就是被劈成两截,本来有再大的勇气都会泄掉。

    秦兵迟疑不再冲锋,给这个交战场地让出了足够的空间。

    一旦有了足够的空间,晋兵的病再次发作。

    晋兵对组成阵型是一种反射习惯,他们开始肩并肩站成了“队”,一“队”又一“队”的晋兵渐渐成为“彻”。

    他们在吕武举起战剑向下挥的动作中,呐喊“杀!!!”向前冲锋。

    失去胆气的秦兵,有些咬牙发起反冲锋,更多的则是扭身就跑。

    判断情势已经占忧的吕武,他没有继续向城内杀,来到城墙上。

    已经有士兵破坏秦军的旗帜,插上了属于晋军的旗帜。

    当晋军的旗帜被插在城头,城外没有发起进攻的晋兵,还有来自列国的士兵,他们看到后立刻发出欢呼声。

    “如此之速?”郤周没有亲眼看到,听到西边传出震天的欢呼声,有脑子能进行判断。他看着郤氏士兵还在跟城墙上的秦兵僵持,咬牙吼道:“一刻钟未占领,斩‘卒’长!”

    自然会有人去将郤周的命令传达给前方的“卒”长。

    而这些“卒”长不想死,他们自己需要拼命的同时,还会加强对麾下士兵的管束,少不得威胁自己被斩之前要先杀某某谁。

    高压的命令之下,郤氏的攻击部队也开始拼命了。

    作为看客的其余军团,上到晋国元帅栾书,下至小国的士兵,他们只是在谈论一件事情。

    “阴”那个地方并不出名,以前也没有出现过名传列国的贵族。

    好些人第一次听到“阴氏”,还是去年晋君跟秦君在“交刚”会盟之后。

    他们听到的消息是,“阴”地的新领主被秦国针对,双方在晋君和秦君,以及列国使者的见证下,进行了非常公平的致师。

    春秋时期发生致师很平常,一般就是有勇猛名声的贵族,出去在万众的注视下展开公平的决斗。

    “阴”地新领主之所以会出名,是阴武子单凭一己之力屠戮了数十秦军甲士。

    这年头,勇猛的人不少,能够单凭一己之力就干掉数十人肯定有,但阴武子杀的是甲士。

    另外,根据亲眼见证那些人的说法,阴武子杀起人来很恐怖,几乎没有留下全尸。

    让阴武子名传各个诸侯国是另外一件事情。

    晋君前往宋国跟楚君(楚共王)会盟,姬寿曼当着很多国家国君和使者的面,提到晋国出了一名力可拔山的绝世猛将。

    当时的场合很正式,肯定会有史官在场。

    再来是国君的数量多,列国的将领也不少,他们只当晋国的国君是在吹嘘,压根不信也就当成一个笑话。

    正经的事情未必会有人三天两头提到。

    晋国称霸已经有一段时间,眼见有衰弱的迹象,好些国家还是很愿意调侃正在衰弱的晋国。

    什么时候晋国出现了一名猛将,还特么能力可拔山,少不了被酸溜溜的列国人士当成笑话,时不时再拿出来嘲讽一番。

    今天!

    在周王室“卿”,列国国君,一些使者,还有数万将士的注视下,发生了很不可思议的一幕。

    他们看到吕武抱着粗圆木冲锋时,内心更多的是犯懵,觉得吕武就是一个傻子。

    结果城门真的被暴力破开。

    看到那场面的人,之前多么嘲笑吕武,后来就有多么震惊。

    华夏每年都要爆发战争,谁听过单靠一人怀抱圆木,能把城门给破了的?

    没有啊!

    然后,城门真的被撞破,又杀了进去。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而已,“高陵”西城墙被杀进去的晋军占领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以前没人干过一人破门的壮举。

    郤氏军队攻打“高陵”十二天,一直没能占领城墙段,更别提成功破城。

    阴氏的武带着军队一个冲锋就拿下了!?

    “城破了?”栾书内心有些懵,却要一副尽在掌握的姿态,看向荀庚说道:“阴武之勇,举世皆知矣。”

    这边可不止有晋国人,还有来自包括周王室和八个诸侯国的人,他们一起见证了吕武的武勇。

    荀庚的表情很复杂,说道:“罃之明,我不及也。”

    智罃和荀庚是虽然已经有不同的前缀,却还是一家子的人。

    之前,荀庚其实搞不懂智罃干么一个堂堂的“卿”,却表现出对吕武的欣赏。

    荀庚是智罃的堂兄弟,一直因为智罃曾经被俘的经历,不想跟智罃走得太近。

    现在,荀庚亲眼看到了吕武的表现,心里感到了惊喜,更多的是酸溜溜。

    “智伯多智慧。”栾书挽着胡须,笑眯眯地说:“此前智伯言及疲楚之策,深得我心。”

    荀庚行礼。

    他要说话却先咳嗽了几声,越咳越严重,话都讲不出来。

    栾书被吓了一大跳,赶紧让巢车降下去,喊来荀氏的家臣将荀庚带下去休息。

    另外一边,上军将士燮和上军佐郤锜也在一辆巢车上进行交谈。

    郤氏攻打了“高陵”十多天一直没能攻克,等吕武的部队加入到攻击序列,却是一次攻击就破城,多少让郤锜感到十足的没面子。

    士燮是个有“和平大使”称号的男人,看到郤锜脸色不渝,劝解的话到了嘴边却没说出去。

    郤锜当然不能明着抱怨郤氏军队战力堪忧,少不了要讲“高陵”的守军连续作战十几天,疲惫了才让吕武占了便宜。

    一忍再忍的士燮还是忍不住了,说道:“阴氏亦我国贵族,名已传列国;列国知我晋国新出猛将,此为国家幸事。”

    郤锜知道士燮是个老好人,只是觉得吕武占了郤氏的便宜,心里酸溜溜地说:“怕不是韩氏、魏氏与赵氏的幸事?”

    这特么!

    韩氏和魏氏捡到宝了啊!

    尤其是韩氏!

    毕竟,吕武一直服役的军团是“新军”,帮赵旃最后亮相,以后肯定还是去韩氏主导的“新军”服役。

    至于赵氏,新复立的实力还没以前的十分之一。

    可是再想针对赵氏,谁都要把吕武的反应考虑进去。

    “中行氏与阴氏亲善。”士燮的本意是提醒郤锜,跟吕武友好的家族不少,又说:“我闻智伯使权予阴武,主张‘智’地修葺。”

    郤锜内心更加酸溜溜了,死撑着说道:“若阴武此后常在‘新军’,我郤氏亦栽培之。”

    士燮就不打击郤锜了。

    人家吕武有韩厥这个老丈人,跟智罃的关系也好,毛病了才会离开“下军”到“新军”混。

    杀进城池内的吕武,他现在在干嘛?

    本就是孤立无援的“高陵”,城破后守军的抵抗意识降到最低,只是垂死挣扎了一下下,大多数选择跪地投降。

    吕武知道自己已经抢尽了风头,没打算俘虏太多秦兵,亲自带人杀向了秦军的匠造处。

    军队出征肯定会携带匠人,一般数量还不少。

    吕武成功地俘虏了七八百匠人,要从西门而出时,迎头撞上了郤周。

    “除此些匠人,我阴氏不占俘虏。”吕武当然看见郤周的脸色不好看,态度软中带硬,又说:“仅为我阴氏,不含各家。”

    郤周做不了主,脸色有些僵硬地说:“元帅召见,你随我来。”

    城中的乱象还没有平息,只是这场攻防战的结果已经出现,秦兵再怎么反抗也无法扭转战局。

    吕武听到栾书召见,喊来宋彬将俘虏到的匠人带去黥面,自己当然是跟在郤周后面去见栾书。

    他过来时,看到的情况却是有些不对劲。

    郤周同样发现了不平常,看到一面大纛,失声道:“君上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