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森森白骨

    浅田町,一片隐藏在深山之中的居民区,这里的建筑大部分为两层或三层的砖瓦木质结构,家家户户的楼房多为乡野别墅,院子周围围着砖质的围栏,在围栏上的黑底告示牌,上写着XX家之类的字样。

    “嗯?建筑还算不错,霓虹的乡村建设和我印象中的不太一样。”

    李璟站在村子入口,望着这片浅田町,揣着下巴思考道:“不过...虽然现在才凌晨五点,但也不至于一个人都见不到吧?”

    上一次经过这里时,李璟并没有好好注意这座村镇,毕竟他来到此处的目的就是为了借助坟墓修行,而非找个地方享受。

    所以,当李璟进入浅田町,发现整个街头空无一人时,一种诡异感涌上心头。

    “人都去哪儿了呢?”

    李璟轻声呢喃一句后,忽得闭上了眼睛,紧接着一股阴寒的气息开始以李璟为中心朝着四处扩散,似乎在观察着周遭的情况。

    大概几息之后,李璟再一次睁开了眼,这一次的他已经明白,浅田町的居民都去哪儿了。

    “浅田大神?那是什么东西...”

    原来,这浅田町的村民全都去了浅田町最北端的浅田神社,祭拜了个什么浅田大神去了。

    虽然景川并不知道这个所谓的‘浅田大神’是什么货色,但他知道,那百鬼夜行中大部分邪物都是如这般愚昧无知的山民祭拜神龛而搞出来的。

    那一直缠绵在浅田町的怨气也多半和这个‘浅田大神’有关。

    念毕,李璟便朝着浅田神社的方向走去,想要看看自己能够以什么样的方式谋夺了这位‘浅田大神’的供养。

    本来就是来吸一点怨气的,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舒服了。

    当李璟抵达浅田神社时,神社内还在虔诚的祭拜着那所谓的‘浅田大神’,神官眼眸中充斥着一抹未知的狂热,他注视着村民,就好像在注视着一些愚昧的蠢货罢了。

    李璟躲藏在房梁之上,有着阴气遮掩,只是静静地注视着村民们的祭拜活动,同时察觉到那一直缭绕在浅田町的怨气源头似乎就在神社后院。

    “有意思...”

    李璟轻笑一声,望了一眼还在被忽悠祷告的村民,化作一缕阴风,瞬间移形换影,来到浅田神社的后院中。

    浅田神社的后院倒是开阔,两侧土壤松动,周围还种上了花花草草,些许蝴蝶经过流连忘返,看起来颇有一副大自然和谐共处的样子。

    然而只可惜,这苍翠挺拔、郁郁葱葱的大树下却埋藏着森森白骨,那花团锦簇之下却是一片怨气增生。

    “浅田大神、浅田神社,并不只是忽悠村民那么简单啊。”

    李璟望着眼前郁郁葱葱的小花园,喃喃低声开口说着:“这里的尸骨,少说也有二十具了吧。”

    浅田神社的祭祀也是以人命为代价的,神官裹挟村民,一起杀死过往路人,一起串供。

    就算有人知道其中的缘由,也不会出来给自己招惹什么麻烦。

    毕竟这是一整个町的人,穷山僻壤之处,谁又能为死者申冤?

    怕不是今天为死者申冤,明天尸体也被埋进了这座小花园中。

    没关系,今天带善人李璟为他们申冤报仇。

    毕竟现在的怨气太过有攻击性,贸然吸收可能会出点问题,所以让怨气尽情的释放,这样才有利于李璟的吸收。

    现在的李璟还没有能力直接吸收他们的煞气,不如现在提前释放他们,免得两天之后的灵气复苏,他们直接暴起,将附近百里的所有生灵屠戮一空。

    念毕,李璟走到那花团锦簇、姹紫嫣红的不知名鲜花面前,手指一凝,开始振振有词的念了了起来。

    随着李璟的施咒,李璟体内的阴气也开始如丝般弥漫了出来,在这片花园中开始迅速蔓延。

    阴气与怨气完美的结合,地底下的白骨开始微微颤动了起来,整个土壤都开始有些莫名的变化!

    一根根无形的线似乎出现在李璟的手中,那些骷髅也开始随着李璟的摆动而开始摆动起来。

    “虽然暂时无法吸收你们的怨气,但为你们报仇,应该可以将怨气吸纳走吧?”

    李璟呢喃自语一声后,身影缓缓后移且消失,仿佛化为一团无法被肉眼注视到的阴气。

    这些都是李璟的小术罢了,像是骸骨复苏那么高难度的法术以李璟目前的实力来说还是有点勉强,不过以这种牵丝操纵还是比较简单的。

    毕竟这些白骨自己就有一口怨气,这样一来就无需李璟赋予他们阴气力量,他们自己便有一定的力量。

    这样一来,他们只会去寻找自己的仇人,而不会去屠杀无辜之人。

    同时,李璟也能节省一部分阴气:灵气复苏就差两天,李璟不想在这里节外生枝。

    有利可图才会做,要是支出大于收入,谁愿意来干这种事啊?

    当然,除了怨气以外,李璟也想要图谋一下浅田大神这个邪神的东西。

    反正现在这个浅田大神也没有灵智,而且在之后的灵气复苏中也必然是一个邪物,现在抑制它也是大功一件。

    李璟抬头望了一眼神社内即将步入尾声的祭祀祷告仪式,露出了一个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的微笑。

    .....

    浅田神社坐落在深山之中,杏黄色的院墙,青灰色的殿脊,四周苍绿色的参天古木,全都沐浴在玫瑰红的朝霞之中。

    木下慎太郎乖巧的跪在人群之众,虽然他对町里传统的‘浅田大神’没什么信仰,但还是要装出一副虔诚信徒的模样。

    浅田町好几百口人都在信仰浅田大神,他一个姓木下的如果不信,那么下场可是十分凄凉的。

    想到这里,木下慎太郎咽了口唾沫,似乎勾起了脑海中的回忆,立马低头,免得被神官看出什么破绽。

    他知道,每个月,浅田大神都需要‘进食’的,需要吃掉很多很多的血食,但町里的牲畜也就那么多。

    所以,每当有误入町里的游人或质疑神官的村民出现,他们都会省下一笔献祭牲畜的费用。

    木下慎太郎可是亲自把一个来自樱都的游客带到神社献祭了,所以他对町内如何处理信仰不纯粹的人是一清二楚。

    因此,他不敢有任何对浅田大神不敬的地方。

    提到这里,木下慎太郎想到了被自己亲手献祭的那名游客,想到了她那天真烂漫的笑脸。

    ‘你也不要怪我,我也是迫不得已,没有办法的事情。’

    木下慎太郎在心中暗自说道,同时不经意的抬起头,朝着埋葬着她的后院望了一眼。

    忽然,一股阴风吹过,木下慎太郎打了个冷颤,一哆嗦,内心升起一股莫名的恐惧。

    他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看着自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