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鬼之笔

    新宿区是樱都的繁华商业之地,虽然天色已晚,但依旧是灯火阑珊,到处都是人来人往,笙歌不绝于耳。

    李璟行走于黑夜之中,此时的他已经摇身一变,再度化身成为土御门神道的传人京极琼,在黑夜中急速窜动。

    他要赶在樱都警方之前抵达古田的住所,在那附近寻找出鬼气的源头。

    古田住在新宿区的一家普通小区内,李璟之所以能够锁定古田居住地小区,主要原因是这个小区的鬼气已经浓郁到一种可怕的程度。

    所以,八九不离十了。

    “看来不能只盯着外地,樱都的都市怪谈也是蛮多的。”

    李璟轻笑一声后,快步走进了这小区之内。

    小区道路的两旁长满野草,堆集的装饰性石堆歪歪斜斜延伸到树林深处,整个小区周围路灯很少,在夜晚的灯火摇曳下,小区显得异常阴森恐怖。

    隔着稀疏的绿化带,依稀可见不远处的楼房内来着灯光,而且不少的样子,只有一户人家关的灯。

    小区的建筑十分破旧,似乎是有好几十年历史的老房子。

    沿着蜿蜒的小路,李璟来到整个小区鬼气最浓郁的一幢楼前,楼高五层,不出意外,古田家应该就是三楼那户关着灯的人家。

    李璟刚刚走进单元,还没上楼,一张纸便散落在地上。

    一张寻人启事。

    “古田静美,女,22岁,身高151,就读于樱都大学,右颊有...”

    粗略的扫了一眼,李璟就明白这多半是‘古田同学’的姐姐。

    不过在奶茶店,李璟似乎听说这个古田静美自杀了,那么这个寻人启事又是什么情况?

    李璟再一次仔细观察了一遍这张寻人启事,古田静美失踪的时间是七月十五日,也就是正好一个月前失踪。

    假设,她从那一天便开始异变成了灵体,那么一个月的时间,就算她是鬼中天才,也不可能超过李璟目前的实力。

    最近并无大范围伤亡的新闻,这个古田静美的实力不会太高。

    然而李璟担忧的并不是古田静美,而是可能造成古田静美失踪、自杀的人或器物。

    当然,这也可能是李璟的胡思乱想,毕竟就目前弥漫在空气中的鬼气,并没到被李璟放在眼里的地步。

    “谨慎些总不是问题。”

    李璟暗道一声,顺着楼梯朝着三楼走去。

    一阵接着一阵的呜呜风声从远处传来,仿佛鬼哭一般,整个楼梯间有些阴森恐怖。

    随着李璟每一层台阶的登上,那阵阵呜呜的风声逐渐变得尖锐了起来,如同用指甲抹擦黑板,用钥匙摩擦玻璃,如阵阵恶灵在咆哮!

    不过李璟依旧面无表情,手中道印一掐,低声喝道:“破!”

    随着一声低喝,淡蓝色的星芒瞬间从李璟面前破裂,风声尽数吹散,一切都恢复成了原样。

    李璟并没有丝毫耽搁,直接一个穿墙术穿入了古田的家中,只不过一进古田家,一股腐烂的气味便扑鼻而来。

    出现在李璟面前的,是两具看起来已经腐烂多时的尸体,正躺倚在沙发上,似乎保持着生前最后的动作。

    “年龄偏大,应该是这户家的男女主人,就是古田的父母。”

    只是扫了一眼李璟便分析出了二人的身份,不过当李璟的神识扫过屋子之后,却没有发现任何鬼怪的踪迹!

    “奇怪,既然没有鬼怪,那么为什么鬼气会如此浓厚?”

    李璟有些迟疑,不过他还是锁定了一个看起来应该是属于古田静美的房间。

    房间内的鬼气尤为浓厚。

    步入古田静美的房间后,李璟第一时间便注意到了写字台上的一支黑的有些发亮的钢笔。

    这支钢笔似乎是一切事件的源头,从这支钢笔里散发出了无尽的鬼气。

    “嗯?”

    李璟走上前去,拿起钢笔,仔细端详了一阵,已经觉察到钢笔上的异样,拥有十分充足的鬼气。

    “这支笔是什么情况?”

    李璟下意识的朝着写字台望去,发现就在钢笔下,有着一个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霓虹文字。

    李璟霓虹文字并不是很精通,大体看了几眼之后,发现这似乎并不是日记,而是什么怪异小说。

    大体内容就是一家其乐融融的四口人只有一个真人,其他三个都是鬼的故事。

    “用鬼笔写鬼故事,可真是绝了。”

    李璟感到一阵无语,这就是一支蕴藏着万千鬼气的阴邪之物。

    如果用它写一些其他的故事,可能变现起来有点困难,顶多让当事人大病一场。

    但是这家人与这支笔朝夕相处,早就沾染了阴气,再加上这个故事...不出事儿才是有鬼了。

    之前李璟登楼遭遇的阻拦就是笔记里记载了一些外置条件。

    而且这支笔现在已经开始散播阴气,整个小区都开始慢慢感染,再过几个月,估计整个小区也会出现死亡的情况。

    而杀人越多,这支笔笼罩的范围越广,只不过并不知道他的极限何在而已。

    “这支笔倒也可以加强我的幻术神通,可以留下为我进一步提高能力。”

    李璟片刻之间便将自己的灵气烙印烙在了笔上,毫不客气的两这支笔据为己有。

    李璟现在主修的是常规的道法以及部分邪门手段,尤其是幻术。

    现在的他还处于弱小期,在这个没有什么修炼者的时代,幻术是最好用的时刻。

    毕竟李璟现在施法顶多也就是火箭弹的威力,不如幻术制造幻觉,迷惑众生。

    做完了一切之后,李璟来到古田静美房间的窗前,望着犹如无边黑幕,唯有一轮弯牙似的孤月悬空的天空,忽然心生一计。

    “在这里我应该做些什么,不能就这样离去。”

    “我需要让警视厅知道我来过这里,让他们搞不明白我在做什么,顺便把小区里其他人身体里的阴气吸收一下。”

    现在的李璟还不足以正面抗衡一个官方的暴力机构。

    与其去和官方虚张声势,倒不如把京极琼伪造成一个带有任务的阴阳师,在樱都各个角落除魔。

    这样既可以让警视厅投鼠忌器,又能在不暴露真实身份的情况下发育。

    不过,一切都得看李璟表演的情况如何,看李璟能不能假装成幕后黑手,迷惑霓虹政府。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