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斩杀

    “那...那是谁?!”

    肥宅惊愕的望着倒塌大厦对面顶端的京极琼,眼神里充满了震惊与不甘,只能呢喃道:“可恶啊,难道本大爷只是一个路人配角吗?”

    虽然很不甘心,但霓虹肥宅的思路和正常人很不一样,他立马拿出了手机,开始对着面前的景象疯狂的拍摄,打算狠狠地将这里的情况泄露出去。

    如地狱魔王般的岛津信夫站在废墟之上,死死地盯着高楼顶的京极琼,一高一矮,双方目不斜视,似乎有一种无形的气压正在周围形成,让林谦一郎内心一惊,不由感到有些忐忑又好奇。

    阴阳师与魔王究极大战,这可是几百年都没人见过的画面啊!

    这样的场面,是足以载入霓虹神话历史进程中的,可不容错过!

    不然的话,林谦一郎实在不知道自己留在这里又会有什么作用了。

    子弹对如同地狱魔王般的‘第二形态’岛津信夫毫无作用,他们存在的意义也只不过是送死而已。

    所以,他虽然是警视厅的人员,但他现在的是实际作用,和围观群众一样,没什么区别。

    出现了新的目标,那地狱魔王般的怪物似乎并不打算继续追杀林谦一郎,而是直勾勾的看着京极琼,露出了威胁、厌恶的神情,喉咙里散发出某些低吼声来。

    下一刻,鬼剑士岛津信夫暴怒一声,手中的鬼刃熟练地划出一道十字,然而剑光却并没有从中斩出,在他身躯周围,猛然扭曲出了一张一张怨毒的面孔!

    皆是之前惨死在岛津信夫手中的冤魂,同样是寄宿在鬼刃中的冤魂!

    “我死得好惨!!!”

    “救救我...救救我...求求你快来救救我...”

    “为什么没有人救我,为什么没有人救我?!”

    “我要杀死所有人,我要杀死你们所有人!”

    那些可怕到渗人的冤魂面孔爆发出一声声的鬼哭狼嚎,这由临死前怨气凝结而出的死之音如魔音贯耳一般,朝着京极琼的方向不断地涌去!

    这些怨毒的面孔层层重重的叠在一起,四面八方皆是那临死前的恐怖话语,就算是并没有直面这道音波的林谦一郎都有些头皮发麻、两股战战。

    ‘京极琼会如何应对这样的景象?’

    虽然林谦一郎不知道为什么京极琼会出现在这里,但与那个持刀杀死了近百人的地狱魔王、鬼剑士怪物相比,京极琼简直就是人类之友!

    所以,在现在的情况下,林谦一郎更是希望京极琼获胜。

    不仅是林谦一郎,其他所有聚集在这里的警员都无比希望京极琼可以顺利取胜,不然的话他们就会有生命之危!

    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这里,在众目睽睽之下,京极琼轻轻一笑,紧接着手指飞快旋动着,湛蓝色的冰光开始汇聚成光,如莲花一般的以京极琼为中心,猛然间绽放而来!

    绽放的湛蓝色冰光犹如下雨一般,从天而降,滋润了所有的怨毒面孔,那些面孔在触碰到湛蓝色冰光之后纷纷自溃,怨毒迅速消失不见,化为点点星光。

    星光逐渐朝着京极琼方向汇聚,京极琼伸出了手指,一个又一个的星光在京极琼手中汇聚而成,缭绕着京极琼环绕一周,最后没入了京极琼腰间佩戴的一枚古老玉佩之中。

    做完一切后,京极琼又望向了鬼剑士岛津信夫的位置,岛津信夫没有丝毫停顿,抄起手中的鬼刃,便朝着京极琼跃起杀去!

    “雕虫小技。”

    京极琼说出了迄今为止的第二句话,每一句话虽短,但仍旧给人一种震慑人心的感觉。

    而且,这句话让林谦一郎为之一震,不由心道:‘难道在京极琼心中,这个如同从地狱降临的恶魔只不过是个不堪一击的邪魔吗?’

    那高高跃起的岛津信夫似乎想要凭借手中的鬼刀,一举将京极琼所站立的大厦劈断,不过已经失去怨气环绕着的岛津信夫实力大降,京极琼只是瞥了一眼后,眼眸中似乎闪出一抹不屑,只是随手结印,道了声九字真言罢。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随着九字真言的念出,那岛津信夫周围猛然出现一道又一道的神秘铭文,围绕着岛津信夫的身躯旋转,开始逐渐挤压缩小,将岛津信夫彻底挤压了起来。

    随着生存空间的越来越小,三米多高的岛津信夫已经被挤压的难以移动,最终只能在狰狞的表情中爆炸!

    “嘭——!!!”

    岛津信夫的身体彻底爆炸成了一团血雾,这团血雾从空中开始飘落,浸入空气之中,现场的警员们不禁吸入了不少带有血雾的空气,登时感到眼前一阵血红,隐隐之中有鬼影闪现。

    所有人都脸色大变,然而还没等他们有所行动,却见那位京极琼阴阳师忽然高举左手,那柄因主人消亡的鬼刃缓缓落入京极琼手中。

    一股清灵的能量重新注入到了鬼刃之中,鬼刃也发出了一道清脆的响声,这道响声却是如同醇厚的清泉一般洗涤众人的内心,警员们浑身一颤,心灵澄净至极。

    林谦一郎自然也是这般,当他回过神来,准备去拜访京极琼大人,表达警视厅乃至整个霓虹政府的态度时,京极琼早已消失不见,不知所踪。

    望着这满地狼藉的现场,几个受了伤的警员凑过来,对着林谦一郎询问道:“课长,我们现在怎么办?”

    望着这几个凑过来的警员,林谦一郎随手打发道:“收集怪物残留的血液样本、抢救伤员、封锁现场、堵住舆论、编造一个合理的原因,这些不都是培训过了吗,还用我教?!”

    这次行动看起来杀死了怪物,大获全胜,但是...

    怪物的尸体样本没有采集到,怪物的武器没有获取,甚至就连京极琼也没搭上话,单单从获利的角度来看,他们这一次简直是血本无归。

    不过没有关系,林谦一郎相信,自己迟早有和京极琼大人对上话的一天。

    届时,他就将成为警视厅真正的栋梁之才,未来的警视总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